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盛世医妃卫君陌南宫墨 > 桃之夭夭(九)
 
两人在山林中足足与那些上山来搜寻的人周旋了七八天,这日侯誉秋终于找到了他们。这几天,侯誉秋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虽然他靠着朱雀城的密道地图和城里的叛徒突然偷袭短时间掌握了朱雀城。但是要知道,塞外的朱雀城其实只是君家的一个比较大的别院罢了。除了那座城主府,这个小城原本就有的。早些年君擎天弄死了一位住在这里的塞外黑道巨擘,觉得这地方不错才弄成了别院。之所以还叫朱雀城,纯粹是他懒得取名字。

塞外朱雀城生变,必然会有人将消息传入关内。只怕用不了多久,关内君家的那些属下就要赶到了。

另一个让侯誉秋头痛的则是前任的君夫人,如今的侯夫人,闺名宋怜幽的女人。自从那日之后,她就一直哭哭啼啼地说对不起儿子什么的。其实这些侯誉秋早就习惯了,毕竟往常这个女人就喜欢伤春悲秋。平时还能当成是情趣,如今正是他着急上火的时候,怎么能不心烦意乱?如果拖到君擎天回来了,那他们都要死定了!

不过幸好他的运气一向都很不错。这不是找到了么?

“焰儿!”宋怜幽望着才几天不见越发消瘦的君南焰,含泪叫道。

此时的君南焰却对这个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动容。君南焰半跪在地上,怀中抱着脸色苍白的少女。

侯誉秋不知道弄了什么秘药,阿白刚刚靠近他就软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幸好在这山林之中阿白看起来也不太起眼,躲在草丛里没有被他发现。只能慢慢蠕动着逃到了一边。夭夭见阿白不行了,便冲上去与侯誉秋打了起来。经过了上次的交手,侯誉秋一上来就下了狠手,夭夭到底还是太小了,被旁边的人偷袭得手打得吐了一口血出来。等君南焰奔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夭夭软倒下来的一幕。

“放了她,我给你君家的秘籍。”君南焰双眸充血,沉声道。

侯誉秋微微眯眼,心中盘算着这话可信度。挑眉道:“没问题,你先将秘籍给我,我便放了她。”

君南焰冷笑一声,“你当我傻么?我现在给了你秘籍,你只怕转手就要杀了我们两个。”闻言,宋怜幽连忙为心上人辩解,“不会的,焰儿,秋哥不是这种人。”君南焰照例无视了她的话,目光定定地望着侯誉秋,“你最好考虑清楚,她本就与君家无关,对我还有救命之恩。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的话,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拿到君家的秘籍。”

侯誉秋脸色有些难看,他根本不想放了那个丫头。几年前那个丫头害他受到的羞辱他从未忘记过。比起君南焰这个小子,他其实更想杀了这丫头!但是如果拿不到君家的秘籍,这一趟就算是白白得罪了君擎天了。

“如果我放了人,你却不给我秘籍,又当如何说?”

君南焰道:“我跟你走,若是拿不到秘籍你可以拿我威胁我父亲。”

侯誉秋思索着这个可能性,君擎天只有这一个儿子,那他来做威胁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那个丫头

君南焰冷笑一声,道:“你别想暗地里耍花样,我要亲眼看到你让人将她送到我师父手中才能算数。”

“小子得寸进尺!”侯誉秋怒道,“找到你师父,就正好可以一起把你也救下来了是不是?”

君南焰并不答话,只是搂着怀中的少女一副你看着办的模样。

侯誉秋眯眼盯着他怀中的夭夭,只是还没说话就被君南焰侧身挡住了视线,“你若敢动她一根汗毛,我立刻就自杀。”

“焰儿!不要!”宋怜幽闻言更是脸色大变,忍不住拉了拉侯誉秋的衣袖道:“秋哥,答应他!快答应他吧。反正那姑娘也没什么用,就别伤害她了。”侯誉秋看着她,“那丫头上次还骂你,你不生气么?”

宋怜幽摇摇头道:“她年纪还小,不懂事。而且,她是焰儿的朋友。”

抬头看到宋怜幽温柔的目光,君南焰却没有半点感动,他只想吐。

侯誉秋犹豫了良久,终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知道程御在那里,但是你必须先服下我给你的药以防万一。”

君南焰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好。”

侯誉秋看着他冷笑一声,“我倒是没想到,君擎天的儿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怜香惜玉了。”

侯誉秋是一个谨慎的人,谨慎换一个词其实就是胆小。

所以他既然要算计君南焰,又怎么会不将他身边的人都算上呢?塞外朱雀城的高手并不多,除了君擎天以外,最厉害的应该就是君南焰那个身份神秘的师父了。所以在知道君擎天前往中原之后,侯誉秋就知道机会到了。等到程御也离开朱雀城,为防万一侯誉秋还专门让人暗地里跟着他,知道确定他有要事走的很远了,这才动手的。

君南焰服下了侯誉秋给的药之后,侯誉秋果然守信带着一行人下山了。亲自将人交给程御自然是不行的,但是君南焰知道关外的一处他师父的人所在的据点。那是距离雪山不远处的一个小镇上的一家客栈。客栈里上到掌柜下到伙计都是习武之人。往常君南焰习武是有什么不解或者君擎天有什么急事的话,都会通过这里传信。

君南焰跟侯誉秋等在客栈不远处,君南焰给了一个经常在客栈附近摆摊的妇人一些钱,然后亲眼看着她将一封信交给客栈的展柜,然后跟着那掌柜将夭夭抱了进去这才松了口气。侯誉秋冷笑一声道:“现在满意了?”

君南焰冷冷瞥了他一眼,转身道:“走吧。”

夭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有些简陋地客栈里,连忙从床上做起来有些惊慌地道:“君南焰!君南焰!”

客栈的们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个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郡主,你终于醒了。”

夭夭愣了愣,“龙六,龙七,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回郡主,自从郡主离开之后,我们奉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之命,一直在找您。”龙六道。

闻言,夭夭倒是有些愧疚起来。在偌大的塞外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找到一个人可不容易。不仅容易迷路,他们在塞外的势力也不像关内那么大,这些日子他们只怕也废了不少心力。

“我怎么在这里?”夭夭问道。

龙六道:“我们派人四处打探,之前本来有人说郡主去了朱雀城。但是我们赶到朱雀城的时候朱雀城却出事了。之后这几天我们就一直在这附近寻找。昨天有人听说有个中原姑娘被抱进了这家客栈,我们就找过来了。”

为了见到郡主,他们还废了不少力气说服客栈的掌柜。不过后来客栈的掌柜好像自己想通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没有再阻拦他们。

“郡主身体可有大碍?你已经睡了一整天了。”

“什么?!”夭夭大惊,“那那君南焰呢?”

龙六龙七愣了愣,道:“君南焰?可是朱雀城的少城主?听门外的大娘说,就是一个病弱的少年请她将郡主送到客栈来的。郡主身上的伤并不重,之前有人给郡主喝过药了,现在应当没有什么大碍。”

夭夭皱眉,她没有大碍,但是君南焰只怕有麻烦了。

夭夭很聪明,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就能够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起她晕倒之前看到君南焰惊怒的神色,夭夭心里顿时感到万分担忧。那么小的一个孩子谁知道那只猴子会怎么虐待他?

“我们带了多少人?”夭夭问道。

龙六了然,“郡主想要去救那位君公子?”

夭夭点点头道:“他爹和师父都不在,身上还有那么重的寒毒。我怕我们去晚了”说不定就死了啊。

龙六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已经回去了,不过将我们都留在了关外寻找郡主。一共大约有两百人左右。若是不够的话,还可向南宫将军求助。

谢安澜沉吟了片刻,点点头道:“龙六龙七,你们跟我走。另外派几个人去找我舅舅。不过皇祖父最近准备出兵北元,未免打草惊蛇,告诉舅舅不千万不要派兵马出关。舅舅知道该怎么办的。”

龙七拱手道:“属下领命。”转身出去办事去了。

夭夭从床上跳下来,昨天被打了的地方果然已经不痛了。带着龙六走到客栈大堂,正准备付过钱之后便离开,那掌柜却对着他拱手道:“夭夭小姐可是好了?”

闻言,夭夭皱眉,警惕地看着那掌柜,“你是谁?”

除了宫驭宸,应当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才是。就是君家的人都只知道她叫程小夭。一个初次认识的掌柜,就算知道也应该称呼她程小姐才对。

那掌柜却不在意她的警惕,拱手笑道:“小的是尊师麾下跑腿的,主上吩咐过,夭夭小姐若是过来,一定要小心照顾。”

“等等。”夭夭道:“什么尊师,谁尊师啊?”她才没有师父。

掌柜道:“自然是程御,程先生啊。主上前些日子过来的时候说过,除了君公子以外还收了一位弟子,都是我们的少主人。”夭夭也没工夫跟他扯这个,没好气地道:“现在你们的君少主被人抓了,你们还不赶快去救人?”

掌柜道:“主上没吩咐啊。”

夭夭道:”你不是说他是你们的少主么?”

掌柜理所当然地点头道:“是啊,所以主上吩咐两位少主若是来了客栈一定要好好侍候,保护。但是客栈以外的事情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啊。主上说,要是事事都靠师父解决,还要这个徒弟做什么?呃夭夭小姐当然不一样,主上说夭夭小姐是他未来的徒弟媳妇。”

“”徒弟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徒弟媳妇?不对!到底是徒弟媳妇总要还是徒弟重要啊!

当然是徒弟媳妇重要,徒弟挂了还可以再收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