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盛世医妃卫君陌南宫墨 > 桃之夭夭(八)
 
夭夭的轻功很不错,因为小女儿闲不住的性格,南宫墨夫妻俩可没有在少在这个小丫头身上费心思。武功方面不用说,内力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东西,招式方面就要严格训练,轻功更是不能少。君南焰本就十分消瘦身量也不高,夭夭拉着他一路冲出去竟然也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夭夭抢了一匹马直接冲出了朱雀城。

一口气奔出了几十里,等夭夭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君南焰已经昏死过去了。整个人脸色白里透青,冷的就像是冰棍一般。夭夭连忙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只是抬头四顾周围,一望无际的都是草原,夭夭第一次感到有些迷茫了。

往哪儿去呢?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话,去哪儿都无妨。但是君南焰病的这么严重根本不可能长途跋涉。但是如果留在这附近,说不定会有追兵过来,她一个人护着君南焰只怕是有些困难。

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看向昏睡中的少年。

“把你扔掉好不好?

当然不好了,夭夭虽然不是单纯善良的小白兔,但是把一个病重的孩子扔下自生自灭还是做不到的。郁闷地吸了吸小鼻子,夭夭将君南焰揽入怀中,骑着马儿朝着前方走去。

君南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小山洞中,洞口还生着一小堆火。身上盖着厚厚的皮裘,但是并不是他之前穿的那一件。挣扎着想要做起来,却看到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两条奇怪的虫子。两条比一般的蚕还要大一些的虫子,外形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一条五彩斑斓,另一条却通体晶莹雪白。那虫子头上有有一双眼睛,按说这种虫子的眼睛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君南焰却诡异的觉得那两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仿佛只要他稍微动弹一下,那两只虫子就会扑过来一般。

思索了片刻,君南焰还是决定先稍安勿躁。那两只小东西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他决定还是相信这种直觉比较好。

洞外传来一阵轻盈地脚步声,夭夭抱着一堆草药出现在了洞口。看到他醒来很是高兴,“哎呀,你醒了啊。”

君南焰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心中不由觉得暖融融的。

“谢谢你。”

夭夭笑道:“不用谢啊,我总不能真的把你扔掉吧。”随手将阿白和飞飞收了起来,见君南焰看着她,夭夭道:“不用怕,这是阿白,这是飞飞,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不咬人的。”

君南焰坐起身来,“这是什么地方?”

“雪山啊。”夭夭道,虽然说是雪山,其实这个季节只有山巅之上才有积雪。下面的大部分地方都是没有雪的。

君南焰道:“这里离朱雀城太近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夭夭摇头道:“不行,你的身体走不了太远。而且,这山很大的,那些人想要找到我们也没有那么容易。我才不信那个猴子能有那么多人来搜山。”至于少数人上山来,那完全是给阿白送菜。所以夭夭并不怎么担心他们的安危,反倒是君南焰的身体比较糟糕。

“你今天引动内力,寒毒又加快流转了。”夭夭道:“要是跑出去,只怕用不了半天你身体里的寒毒就控制不住了。”

君南焰有些黯然,“我拖累你了。”

夭夭耸耸肩,“以后要记得报答我啊。”

闻言,君南焰忍不住笑了,“我还以为你会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夭夭直接翻了个白眼,道:“我把你救出来很辛苦的好不好,总之,你一定要报答我!”

“好。”君南焰道,“我要是不死,就算赴汤蹈火也一定报答你。”

“这才乖。”夭夭满意地摸摸他的脑袋,“你可一定不能死,朱雀城少主跟我当跟班,多风光啊。”

君南焰无奈,“我尽量。”

雪山是塞外诸国的圣山,虽然比不上关内的山脉连绵数百里,面积却也不小。山上长满了各种寒冷地方适合生长的数目,其中还有不少的草药甚至是名贵药材。不过因为他特殊的地位以及崎岖的地势,很少有人会来这里采药。夭夭带着君南焰直接上到了半山腰,躲进了茂密丛林中的一处小山洞里,一时半刻倒也不用的担心被人找到。

“你下山买了东西?”君南焰看着蹲在火堆边熬药的夭夭问道,夭夭熬药的手法十分熟稔,看起来倒不像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姑娘,而像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了。

夭夭点头道:“是啊,把你安顿好我又下山了一趟。”为了怕她回来的时候他被山里的野兽吃掉或者被人给抓走,她还特意留下了阿白守门呢。不过她担心的事情显然并没有发现。

“辛苦你了。”君南焰道,她自然看得出来夭夭是个被娇养的姑娘,但是却为了她到处奔波还要藏身在这山中。这世上,除了他父亲还从没有人对他如此好过。

夭夭道:“都说了,不要学大人讲话。”

“我不是小孩子。”君南焰道。

夭夭嘻嘻一笑,抬手比了比自己的头顶,再比了比他的头顶。

“”

两人在山上待了两天都平安无事,君南焰的身体却依然虚弱。之前跟侯誉秋动手的时候他受了一点内伤,原本这点上是无所谓的,但是现在他的身体却是一点伤都受不得。这两天君南焰才发现,夭夭的医术竟然丝毫不比他爹请回来的那些名医差,甚至还要更好一些。至少她成功地控制住了他体内的寒毒。不过据夭夭说,情况也不太乐观。

清晨,两人刚刚用过了早饭,在外面警戒的飞飞突然冲了回来直接落到了夭夭的肩膀上。夭夭脸色微变,站起身来道:“有人来了。”

君南焰点点头并不太意外,“都两天了,也该来了。”

夭夭道:“我给你师父发了求救信号,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就算看到了,也不知道大坏蛋到底是不是来啊。

洞外的树林里果然传来了脚步声和人交谈的声音,夭夭侧耳听了一会儿方才小声道:“好像有五个人。”

君南焰神色微沉,问道:“杀过人吗?”

夭夭眨了眨眼睛,有些迟疑。君南焰了然,道:“别怕,你留在这里。”

夭夭道:“我才不怕。”

她确实没有杀过人,这些年虽然经常到处走动,但是在关内敢招惹她的人并不多,就算有大多数侍候她身边也是有人保护的,根本用不着她动手。但是现在她知道,这些人绝不会对他们留情的,就算她搬出自己的真是身份只怕也不好使了。

“你不能动武。”夭夭道。

君南焰淡淡一笑,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不能的。”就算不能,到了需要拼命的时候也不得不变成能了,“我已经好多了,如果我不敌,你就赶快离开这里。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杀我的。”

“啰嗦!”夭夭直接从他手中抢过剑一闪身冲了出去。君南焰连忙站起身来跟了出去。

外面果然世五个人,五个年纪大小不一的男子。看到突然从洞里出来的少女一行人也吓了一跳。

“你就是那个带着姓君的小子跑掉的丫头?那小子呢?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其中一人笑道。

夭夭道:“你们那个讨厌的猴子的狗腿子?”

“臭丫头,你说谁是狗腿子?”

“谁应就是谁。”

“大哥,费什么话?难得看到这么水嫩的小丫头,嘿啊?!”那人笑到一半,突然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片刻后就没有了声息。剩下的几个人顿时脸色大变,“妖女,你做了什么!”

夭夭咬牙不语,她不仅没有亲手杀过人,就连用阿白杀人都是少之又少。这几天先是因为侯誉秋而死了一个人,这会儿又死了一个,虽然这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看着那灰败的尸体,夭夭还是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夭夭心里清楚,这四个人必须留下,否则后患无穷。但是

一只手捂住了夭夭的眼睛,另一只手从她手中取过了剑,轻声道:“别看。”

“不”不等她说话,君南焰已经伸手点了她的穴道。然后一闪身朝着那四个人冲了过去。很快一身惨叫声响起,夭夭睁大了眼睛看着君南焰剑法凌厉,干脆利落地解决了那四个人。身上的衣服上却连一滴雪都没有染上。小小的少年,苍白的消瘦的脸颊,此事看起来却像是冰一样冷漠。

君南焰走到她身边,无奈地道:“不是告诉你,不要看么?”

夭夭眨了眨眼睛,“放开我啊。”

君南焰笑了笑,抬手解开她的穴道,然后才腿一软险些跌倒在跟前。夭夭连忙扶住他没好气地道:“跟你说了不能动,我能解决他们!”

“但是你不喜欢杀人不是么?”君南焰道。

夭夭没好气地道:“我只是不喜欢,不是不会。既然是病人就乖乖当病人,你再胡闹我就把你绑起来。”

君南焰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夭夭道:“这里不能待了,我们换个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