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火影长夜 > 第十一章 这丸子还比不上油果子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力量,他几乎能磨平世间一切的痕迹。

  这场风波虽然闹得沸沸扬扬,满村皆惊,知道一些内情的大家族更是时刻警惕。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也有平息的一天,清洗结束,村子好像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日向家的护卫虽然没有松懈,也取消了戒严。

  被袭击之后第六天的清晨,日向夜终于跨出了自家的大门,出门上学去了。

  在家里宅了接近一周,而且还天天修仙,没有睡好也是正常的,这突然地叫大早上的起床去睡觉,谁顶得住啊?

  一边打哈切一边在内心吐槽,曾经对学校充满向往的日向夜,在经过一个周的学习生活之后,就已经患上上学综合症了,还是晚期。

  “夜少爷,再不快点上学就要迟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

  听到身边日向亮的提醒,他的起床气又重了几分。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日向明又被老爷子安排来当日向夜的贴身保镖了,而且还变本加厉,变成了寸步不离的那种。

  日向夜原本想故技重施,在饭桌子上再争取一下主权完整,但是收到日向阳,日向明、日向晴子三重阻碍,无奈之下还是只能被迫签下三方协议。

  要不要用奇门遁甲算一算那个偷袭我的到底是谁?

  若为自由故,天机也可漏!日向夜的想法日渐危险。

  怨念深重的日向夜终于慢悠悠地走到了教室。

  “日向同学,好久不见了,早上好!”

  刚进教室都没来得及坐下,小萝莉夕日红就开心地朝日向夜打着招呼。

  看着眼夕日红萌萌的表情,日向夜对早起上学的怨气直接烟消云散了,摸着后脑勺也跟她打起了招呼。

  “是有几天没见了,夕日同学也早呀。”

  享受着这份在学校独有的快乐,慢慢坐在了位置上。

  “日向同学,听老师说你生病了所以请了几天的假,你的病已经没事了吗?”

  夕日红眨着红红的大眼睛,有几分担心地开口问他。

  没有被告知实情吗?不过到也在意料之中,对于这些还在学校的孩子,知道太多这些东西也是有害无益。

  “没事了,我已经好了,其实就是周末出门玩疯了,回家之后有一点感冒发烧,家里的人也太小题大做了,哈哈。”

  这么想着的日向夜打着哈哈也顺着接了下去,准备就这么蒙混过关。不料,却被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猿飞阿斯玛直接揭穿了谎言。

  “少在这儿骗人了,你那点破事知道点内部消息的都懂,有什么好瞒着的?”

  猿飞阿斯玛双手插在裤兜里,还是一副拽拽的表情,嘴里毫不留情得就把日向夜给卖了。

  作为火影的儿子,猿飞阿斯玛的消息的确很灵通,这些事情猿飞日斩也没有刻意瞒着,说话并不避讳,正好还可以阿斯玛更加警觉一点。

  而夕日红的父亲夕日真红作为木叶的精英上忍,这些消息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们家毕竟不是什么大家族,值得窥是的东西也不多,所以除了暗自提高警惕之外,夕日真红并没有给夕日红多说。

  夕日红在学校里也是害羞腼腆的性子,学校里的小道消息听得也不多。

  “呵呵,这件事嘛,怎么说呢?”

  日向夜看着夕日红投来的带着关心的小眼神,很是无奈。

  看着吞吞吐吐的日向夜,旁边和猿飞阿斯玛一样,先后靠过来的御手洗红豆有点急了,她的性子不像夕日红这么温顺。

  “你到时快说啊,藏着掖着干什么嘛!”

  “你不说我可说了?”

  猿飞阿斯玛和御手洗红豆,在一个多星期的不停较劲中,早已萌生深厚的革命友谊,经常统一战线,而御手洗红豆和夕日红关系很好,所以这三人几乎形影不离,再加上一个作为夕日红同桌赠送的日向夜,忍者学校四人小队差不多凑齐了。

  在三个人的夹击之下,日向夜也有点刚不住,想着其实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很多大家族子弟都知道这事,正准备举手投降,上课铃声非常合时宜的响了。

  “哎,上课了上课了,等会野比老师来看见又要发发火了,快回位置上去,这事下次再说不急。”

  听见铃声,他直接施展拖字诀。

  “哼,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今天放学,丸子店集合,我请客!”

  阿斯玛你大爷!小爷诅咒你后半辈子头顶绿光!

  ……………………………………………………………………………………

  “老板,8串三色丸子,再来四晚红豆汤!”

  阿斯玛领着日向夜三人来到了丸子店,两人的护卫都远远地跟着,毕竟一群小孩子在一起,总是不太喜欢被大人打扰,察言观色这类技能他们练得比体术和忍术还要好。

  这家丸子店里忍者学校不远,靠近木叶中心的地段,非常的热闹。最开始是红豆发现的,酷爱甜食的她瞬间被这家店的三色丸子所折服。

  第二天她不但自家来了,还带着自家小闺蜜夕日红来分享这份快乐,小女生嘛,虽然会一边装摸做样的说吃甜食会变胖,还是会一边管不住自己的手和嘴,小萝莉夕日红自然也被这家丸子店捕获。

  猿飞阿斯玛虽然没有作为跟屁虫的自觉,但是有着跟屁虫的本质,第三天就领着两个小女孩驾临小店,自此,这家丸子店成为了三人的根据地。

  “你们得丸子和红豆汤,请慢用。”

  看着眼前的诱人的三色丸子,红豆的抵抗力基本等于零,抓起一串丸子,就咬了一口,眯着的眼睛和鼓起的脸颊无不彰显出她此刻的幸福。

  看着毫无淑女样子的红豆,日向夜眉角微微跳动。

  隐约记得在漫画最后这小妞变成了一个胖大妈?看这情势,这家丸子店在这个事情上功不可没…

  伸手拿起一串,日向夜也对这家店的三色丸子有了点兴趣,这可是让宇智波鼬都垂涎三尺,还是在木叶少有的能和一乐拉面掰掰手腕的东西!

  没来及品味,就被猿飞阿斯玛打断了手中的动作。

  “说一下吧,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我其实知道得也不是那么准确。”

  知道这一劫算是逃不过去,日向夜也就没在隐瞒。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在周末,被别人偷袭了,据说是别的村子的间谍,盯上了日向家的白眼。我和他交了下手,受了点小伤,就在家休养了几天。”

  “间谍?”

  “嘘,红豆,别太大声。”

  夕日红提醒着一惊一乍的红豆,转头关心的问日向夜。

  “日向君,那你没什么事吧?”

  “嘿嘿,没什么事,我这不活蹦乱跳得嘛。”

  看日向夜虽然懒洋洋的但是精神还不错,夕日红默默松了口气。

  “说说呗,你们怎么交手的?”

  猿飞阿斯玛显然和两个小女生的关注点不一样,他对战斗的过程更感兴趣。

  而事情既然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日向夜自然也没什么好保留的了。三言两语,简简单单的就把当时的过程说了出来,但是奇门遁甲这种还是隐瞒了下来,只说自己是靠着白眼和柔拳和对方周全,然后等到了救援。

  虽然他说得平平淡淡,但是三忍还是听得津津有味,毕竟这和忍者学校千篇一律的课程可不一样,甚至两个小萝莉听到日向夜没能完全多开最后的苦无受了伤,都吃惊的张开了小嘴,很是担心。

  猿飞阿斯玛听见日向夜在中忍手里还能自保,并且坚持到了支援赶来,眼里燃起了火焰。

  “周末,7好训练场,我们一起去修炼吧,如果有机会,我们切磋一下?”

  对于入学考试日向夜不战而败,猿飞阿斯玛其实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这个,上了一周的课,我想大家都累了吧?不如…”

  周末还要大老远地跑去七号训练场修炼,还要切磋?饶了我吧。

  “那个,日向同学,我的体术其实不太好,你能不能周末也教教我呀?”

  夕日红说着就低下头,两只小手的手指缠在一起,脸蛋红红的,很是紧张。

  “好呀好呀!”

  节操这东西需要吗?上辈子母胎单身20多年的日向夜深知,节操就是单身狗们最大的敌人,之一。

  一边憨憨地笑着回答,日向夜一边得愿所偿地咬了一口三色丸子。

  嗯,糯糯的,甜甜的,味道虽然不错,但是感觉还比不上以前武当山脚下景区买的油炸果子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