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雄兵连之星河锋芒 > 神殒(下)
 
  天边黑云滚滚,化作汹涌的海兽弥散了整片天空,遮蔽了天幕,将世界笼罩在黑暗阴霾之下。

  光亮从琪琳的脚底退撤后方,远离阴云,似乎是在惧怕着。

  琪琳只能在距离斩虚很远的地方观察着,也只能如此,弑神一号伤不了他,自己又不可能像葛小伦他们一样与对手正面抗衡。

  自己的一代神体不见得能抗住斩虚的一刀。

  葛小伦和赵信又用尽浑身解数奋力向略显分心的斩虚斩去,祈求凭借这一次的攻击将他击溃。

  “见识一下,暗影之力吧。”,斩虚说罢,伸出手掌一握,一股黑色的火焰便从葛小伦和赵信之间炸裂开来。

  两人被爆炸的余波轰倒在两侧,浑身传来一阵灼烧感。

  斩虚将银刀抛起,升空的刀刃在浓浓黑云下凛射出摄人心魄的寒光,刀身的赤色条纹在剧烈振动,仿佛血流成河。

  一瞬之间,斩虚的身体漂浮至半空,衣袍在风中徐徐飘动。

  “千万利刃绞杀之下,尸山血海。”,斩虚幽暗的瞳孔霎时有一丝紫黑色划过。

  “那是什么?”,葛小伦聆听着隆隆雷声响彻云霄,看向此刻黑暗侵袭的天际。

  顿时,密布的阴云之间有一些诡异的幽影若隐若现,仿佛游荡其中汲取着能量。

  随后,数到环绕着团团迷雾的能量体化作与斩虚身形相似的黑雾从天边飞驰而下。

  斩虚动用了一些所谓的暗影手段,借助虚空引擎的加持让他凝聚能量体为自己所用轻松了许多。

  一道距离最远的黑影从天边俯冲向地面,遇到巨大的建筑残骸也不予躲避,斩虚手中的银刀化作虚影分裂成数把,飞向那些正从四处蜂拥而来的黑影。

  黑影接过一把银刀,向身前一劈,一道弯弧的暗能波动便以具态状的刃光出现在现实中。

  伴随着一声巨石碎裂的声音,那道刃光便穿过巨石,径直向葛小伦奔腾而来。

  与此同时,那数道黑影也一同挥舞银刀,画出刃光扑面而来。

  “c!”,赵信一声大喝,便与葛小伦并肩抵抗这混乱的刀刃切割。

  他有足够的速度能躲避这次攻击,因为自身的基因能力便是非比常人的速度。可葛小伦呢,他不行,如果只凭着他那所谓的不败之体抵抗,无论有多强大的愈合能力和硬度,在这名敌人的疯狂攻击下,都必死无疑。

  很快,第一道刃光已经逼近,葛小伦将巨剑的剑背挡在身前,伴随着一阵冰冷的摩擦声抵挡住了第一道刃光。

  葛小伦看着脚下深陷的柏油土地和因脚底后退而与地面摩擦产生的黑色痕迹对这些攻击有了初步的估算。这些攻击虽然不及斩虚亲自出手,却也不容小觑,毕竟这只是黑影的刃光而非银刀的砍断。

  不容他们稍加思索,另外的数道刃光也近在眼前。

  一阵兵刃碰撞的交击声过后,葛小伦的黑甲上已经出现了深浅不一的裂痕,也同赵信一样从皮肤中渗出鲜血。

  琪琳遥望着跪倒在地面上的二人,从黑甲缝隙中渗出的血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浸红了荒芜的地面。

  “再坚持一会,有暗能距离不远了,再坚持一会。”,琪琳在暗通讯中低声默念着,也许是刘闯来了。

  不等葛小伦和赵信稍有喘息,那些怀揣着死亡使命的黑影压迫至了身前,刀光剑影纷至沓来。

  这些死亡的狂热信徒不留余力地将每一刀深深嵌入黑甲,泼洒鲜血。

  双拳难敌四手,葛小伦和赵信两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与这些黑影抵抗,伴随着每一次银刀的挥落而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随着最后一道黑影的银刀刀尖舐吮血滴,那些黑影也都随着呼啸的狂风消散在了空中。

  处于伤痕覆盖下的葛小伦不禁因伤口的疼痛而面部狰狞,而身旁的赵信已经筋疲力尽,连口中喘息的频率都更加缓慢。

  “这就是神吗?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啊,我们根本都不清楚刚才那些诡异的攻击方式究竟如何产生。”,葛小伦抿了一下脸上的疤口,轻舔了一下唇边的鲜血,舌尖顿感腥甜。

  “他是如何笼聚天边的那些黑影形成的实态?他又是如何将那把银刀分裂成数把幻影的?咳~”,葛小伦无法理解,如同曾经天使彦告诫自己的一番话语一样,“夏虫不可语冰,不要因为自己的无知否定一些真实存在的东西,纵使这已经超越了我的理解范畴。”

  “这大抵是我最后一次与神明交手了吧。”,想到这里,葛小伦看了眼身旁虚弱不堪的赵信,双眸中的信念无比坚定,也同样无比释然,“信爷,与神一战,力竭而亡,虽死犹荣。”

  葛小伦取下腰间的那把怪异武器,一手将黑剑插进地面,一手将武器举在身前,面朝苍天凝视了数秒,以此刻所能保持最为荣耀的姿态对着斩虚大喊,“我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有何用途,但你血性成瘾,杀伐暴戾,恐怕不可能交给你。所以~”

  葛小伦举着武器的肩部忽然一阵疼痛,手臂失去了力量,迫使他松开了武器。

  葛小伦另一只手揉了揉剧痛的肩部,又将武器捡回手里,“想要的话,就踏过我炽热的胸膛,踏过我的尸体。”

  “可笑至极。”,斩虚不屑地打量着濒近死亡的虚弱神态,伸出手将那数把银刀收回手中,幻影聚拢,合为一体。

  看向远处的琪琳,又说到,“有人正在为你而到此送命呢。”

  “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嬉闹,所以,准备去见卡尔吧。”,斩虚忽然之间出现在葛小伦面前,神情冷峻,高歌鲜血。

  琪琳诧异地将视线从斩虚刚刚停留地地方转移到葛小伦身前,她根本无从反应,太快了。

  琪琳下意识地扣动扳机,连发数枪。

  斩虚侧身横刀一斩,连斩了三刀,三道不同于那些黑影银色的刃光势如银龙,切碎子弹,向琪琳奔去,那刃光要庞大数倍,弯弧猩红。

  “琪琳!”,葛小伦失声大叫到,瞬间拔剑而战。

  “你太慢了!”

  不知何时,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斩虚一只手掐着葛小伦的喉咙,随着强大的力量向前推进,直到触碰到一处墙壁时才停止下来。

  葛小伦被斩虚扼住咽喉,面无生机地倒伏在墙壁上,浑身血迹,不见生机。

  “想要在这宇宙之间生存,不择手段地消灭每一个你认为有所威胁人,练习残忍。”,斩虚蹲下身看向面部已经被血色模糊的葛小伦,“与神为敌,你只有这一次领悟真谛的机会,可惜。”

  语罢,银刀化作死亡宣判的裁决者插入葛小伦的心口,拔出的一霎,在灰色的时空中泼洒出一片血雾,凝结成一朵妖艳的血花,血色之花。

  而琪琳也被刚才的刃光击中,在腹部刻下了两条绽出鲜血的伤痕。

  “葛…小…伦,赵…信。”,一阵微弱的声音过后,琪琳也倒在了一片血色的地面上。

  赵信不知何时已经沉睡在了一片潺潺血泊之间。

  斩虚捡起那把葛小伦始终紧握在手中的“钥匙”,起身将它连同银刀一起收回,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刺破天际。

  而那漆黑了天幕的云层也在流光消失在天际以后退散消失不见了。

  葛小伦浑身血色模糊的平躺在地面上,唇角似乎在光芒打落在身上的一刻微微濡动,似乎还有些未尽的遗憾不曾表达。

  他远望着天幕看到了此生无法忘记的画面。

  斜阳西挂,残阳如血,赤霞如同红墨滴落水池,染红了天际。

  一片洁白的羽翼从胸前飘向空中,在最后一丝光芒的照耀之下化作点点银光消散在了自己眼前。

  他太累了,好像不得不休息一会了。休息一会吧,这世界,我只是睡一会,睡一会就醒了…

  ……

  “小伦,小伦。”

  “赵信伤势如何了。”

  “琪琳呢,琪琳在哪,怎么没看到她。”

  ……

  芳草荒芜,古道长亭,不见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