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雄兵连之星河锋芒 > 杀戮之手
 
  【半人马座星系某处】

  “最好不要挡我的路,越是脆弱的躯体越是自以为是。”斩虚刻意地勾了两下手指,银刀出现在手中,四下环视了围绕在周围的一群暗紫色皮肤的恶魔战士,“我不太清楚你们是什么东西,也不好奇,只是为你们的无知出卖生命感到惋惜。”

  宇宙星光照耀下的一艘笼罩着腐恶堕落气息的怪异巨型飞船踽踽独行在辽阔的太空中。两展巨大的紫色机械双翼衔着密密麻麻的网状虫门像钢铁熔铸一般浇筑在恶魔双翼的本体上。通体被一层近乎透明的浅暗色球状时空护盾防护着以抵御任何突然出现的袭击。

  恶魔双翼,宇宙旗舰之中当之无愧的天花板,凝聚了恶魔文明的所有智慧结晶,承载着恶魔之王所有麾下的生命之舟,尽管遭遇过天使数次将近毁灭的打击依旧保存了下来,毕竟它是恶魔立足诸神之间的资本。

  堕落之王莫甘娜在宇宙之中臭名昭著,她以恶魔双翼的流转漂泊一方面既实现了躲避天使的追杀,而另一方面也在无形之中孕育着自己的文明体系,机动性极强的恶魔双翼可以连续多次进行大规模虫洞跃迁提升行进速度,然后席卷过被称之为蛮荒或者低等文明的星球,用短暂的时间以暴力手段宣扬堕落理念进行下属的扩张,这也是恶魔战士源源不断的原因。

  将斩虚团团包围的数名恶魔战士只是握持着暗色的高级武器,一种恶魔专属的激光发射枪,扇动着双翼漂浮着,没有任何想要进攻的前兆。

  “回心转意确实明智,为了给你们一点小小的告诫,那么~”斩虚眼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寒光,在一众恶魔的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了。

  几名恶魔瞬间煞白了脸色,手足无措地互相看着对方,这名黑袍神灵恶魔双翼中没有相关信息资料,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下意识地争先恐后飞回恶魔双翼。

  “猜猜谁是最倒霉的?”

  只听见斩虚的声音,恶魔们却无法发现他的踪迹,一边拼尽全力地飞向恶魔双翼,一边留意身后的突然异象,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然明白这名黑袍神灵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

  首当其冲的恶魔就要进入恶魔双翼的防御屏障之中,回首看向身后的茫茫太空,咧开嘴笑了笑以庆祝自己即将性命无虞。

  “就是你了,如果要一个理由的话,你的喜悦让我厌恶。”斩虚忽然出现在恶魔的身前,挡住了飞向恶魔双翼的去路,死亡的宣判如期而至,惊骇与恐惧的阴云悬停在他的恶魔的头顶。

  恶魔战战兢兢地看着斩虚,虽然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但浓郁的气场震慑住了飞行的恶魔,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尽管他们拥有逃命的机会,但也深知幸存的概率微乎其微。

  “事实上,杀戮有些无趣,不过作为暗影之主,我无法抛弃这个与生俱来的名号,他们强加于我的~”斩虚凝视着他,他只从斩虚涣散冰冷的眼中看到了两个字~死亡,“他们称呼我为兽体文明的首领,杀戮之手。”

  银刀削铁如泥般利落流畅地斩断了恶魔的身躯,鲜血飞溅……

  恶魔恐惧的面容永久地定格了,两半躯体漂浮在斩虚的身前,暗紫色的浓稠液体凝固,冰封,慢慢冻结……

  平淡,从容,这些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斩虚手中的银刀消失,看向了巨大的恶魔双翼,一点迷茫的愤怒火种正在愈燃愈旺,“作为主神对于信徒的死亡居然无动于衷,事实上,你没有存活的资格。”

  “岂敢对女王无礼!”巨大的黑色身影从恶魔双翼中飞跃而出,不由分说地挥舞利剑刺向斩虚。

  斩虚侧身一闪,一记横踢将阿托克斯重重地踢在恶魔双翼的防御罩上,发出轰然巨响,而能量体构建的防御却坚不可摧,没有出现裂痕或者崩塌。

  “你认为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吗?”斩虚不可一世地迅速跟进阿托克斯,紧接着一团暗色焰纹环绕在拳头打在了阿托克斯的腹部。

  阿托克斯手中紧握的巨剑霎时间从掌中脱落,似乎能够感受到背后能量体已有微微破损的迹象,被斩虚的暴力一击击退到了恶魔双翼的浮岛中央,几乎将要将地面击穿,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凹痕。

  阿托沉咳了两声,怒视着上空的斩虚,手掌一拍地面便又飞起,右掌一握,那把巨剑便又飞回手中,戏谑看向斩虚,“刚刚的一拳不够看啊。”

  “你可以理解为我不想让宇宙遗忘你。”斩虚拳头松弛开,那团黑焰也渐渐消散,“你认为一个徒手可以撼动神河体的神灵会弱不禁风吗?”

  阿托铁青色的面庞怔了一下,一丝不安袭过心头,刚刚的一拳只能算作他的试探,虽然凝聚了一些力量,却不痛不痒,依旧扇动着翅膀与斩虚对峙,“我开始对你的身份有些好奇了,女王说,你深不可测,我猜测你可能是斯诺,但让我无法理解的是,近万年间,卡尔的心腹斯诺从未出现在除死歌书院之外的其他地方,他甚至从未出手过。”

  斩虚的银色面具映射着斑斓的星光,却阴寒可怖,“斯诺?某种意义上他也许比我更为强大。至于我是谁,若非顶尖神灵,单单你们的这艘战舰便足以将其毁灭,不妨,猜猜看?”

  而那些刚刚幸免于难的恶魔战士已经目瞪口呆,除却女王,潘震,凯莎,卡尔,还有足以称之为顶尖神灵的存在吗?这才纷纷感受到一种压抑的危机感,接连飞向阿托的身侧。

  “不知道能否遇见我熟悉的故人,等等~”斩虚瞳孔一闪,似乎有些兴奋,“我好像闻到了一丝,天使的气息。”

  “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啊,一群丑陋的怪物之中居然会有天使的存在,已知宇宙最美丽的生命体出现在这里,也许是被你们俘获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斩虚故作思考状,来回踱了几步,看向阿托,“我不太喜欢杀戮,杀戮之手的称谓也只是噱头,但是,天使让我血脉喷张。所以,我愿意卑躬屈膝与你谈个条件,把那名天使交给我,你们安然无忧,或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我的时间很宝贵,我怕我的刀也会,不受控制。”

  阿托镇定自若地收起了巨剑,双翼挥动的频率加快,似乎掀起一阵黑色的风暴,“我们这里没有天使,如果你非要认定的话,我不介意与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斩虚伸出食指在阿托面前摇了摇,“它是形容势均力敌的对手。”

  “你有些自大,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你一个致命的弱点,像极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使。”阿托皱紧了眉,他无法确定天使这个敏感的字眼是否会激发他的怒火。

  “天使?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的实力允许我桀骜不驯。”斩虚在黑袍上轻轻点了点手指,布满了尘埃,该换一身更为得体的袍衣了,“怎么样,你话语落毕的那一刻,我的答复紧随其后。”

  “放他娘的屁,在老娘地盘撒野,除了那群碧池你还是第一个。”一个体型与斩虚相近的女性身影从恶魔双翼中飞出,自诩为堕落女王的莫甘娜。

  之前斩虚小试牛刀时莫甘娜便在恶魔双翼中观察着这位来历不明的不速之客,凝视着便渐渐陷入了沉思,神河体?兽体文明首领?杀戮之手,答案已然知晓,只是斩虚的出现让莫甘娜微微有些意外,他的出现也许要为如今的纵横捭阖的宇宙格局增添上一分举足轻重的砝码。

  莫甘娜身先士卒地站在一众恶魔之前,紧紧盯着斩虚,“你的到来是意外呢,还是事出有因,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是有些好奇,你难道不应该死了吗?”

  “你的身上居然有虚弱的天使气息,如此芬芳,介意透露下你的名字吗?美丽的女士。”斩虚面向莫甘娜微微鞠了一躬,嗜血如命的凶残之下也仍旧存在文明。

  “我,恶魔之王,无与伦比的堕落之王莫甘娜。”莫甘娜随即一挥手,从虚空中飞出了一只阿托克斯体型数倍的暗紫色金属巨爪,自己则悠然轻轻一跃坐在了上面。

  “莫甘娜,你让我有些失望啊,这个名字有些难听,还是凉冰有些意境,对吧?”斩虚平淡地道出了莫甘娜的身份,他记忆之中的故友之一。

  “我现在真是痛恨卡尔那个臭小子啊,居然重塑了你的意识和身躯,意图何在?”莫甘娜不屑地啐了一口,暗自却将卡尔骂的狗血喷头,已知宇宙只有卡尔掌握着这种技术,凌驾于所有科技之上的“起死回生”之术。

  “恐怕与你的设想有些出入,我可没有死,两万三千年来从来没有死。”

  斩虚的话让莫甘娜为之一惊,又笑了笑,“没死?大审判之下哪怕是固若金汤,铜筋铁骨,都会灰飞烟灭,你不牵扯卡尔的目的是什么?”

  “你无法相信的一些科技,我的确没死,但也不是活着,否则宇宙的格局一定不会是如今的天使独占鳌头,不过,我将重新规划一下,谁成为顶端我不在乎,我的目标微不足道。”斩虚伸出手聚拢了一些尘埃在掌中,轻轻一吹,烟消雾散,尘埃遍布了全身,“袍子有些脏,该换一件了。”

  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忽然出现在莫甘娜的脑中,这个想法疯狂到只有不顾一切的疯子才会去践行,而成功的概率近乎于零。莫甘娜白皙的手掌握成拳头抵在下颚,锐利的眼神看向斩虚,“你想做什么?”

  斩虚瞟了一眼目光所及的漫漫星河,指向了最为闪耀的那一颗,“陨落一颗辉熠耀眼的璀璨星辰,凯莎。”

  在场的恶魔除了莫甘娜,无不深吸了一口冷气,没有人知晓有关斩虚的信息,只听说过轰轰烈烈,火海滔天的形体战争,却没有一人亲身经历过,所以斩虚的话只能让他们嗤之以鼻,纵然强大,但与凯莎决斗也只有殒命的结局,陨落凯莎?一人之力,痴心妄想。

  “女王,他是何来历?”阿托心中跃动着一丝悸动,还是发出了自己的疑问,整个恶魔军团之中,自己是除却女王之外资历最老的恶魔,由自己发问是最合适的。

  莫甘娜摇了摇手回复阿托,眼中时时有忧郁闪过,“如果他真的陨落凯莎那么诸神之间将会变得棘手,那么我会让你们了解他,如果他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而被凯莎干掉了,就当是一场闹剧吧。”

  “是,女王。”阿托也明白莫甘娜对此只字不提的原因,也许是触碰到她心底最柔软的那片秘境了吧,但确信无疑的是,他一定不是善类,与恶魔不会站在一起。

  “莫甘娜,姑且这样称呼吧,这名字难听极了,天城在哪里你最清楚不过,不介意助我一臂之力吧,告诉我如何前往梅洛天庭。”斩虚不想在此与莫甘娜纠缠,既然她已自立恶魔文明,那便是与天使为敌,也没有任何必要再与她大动干戈。

  “尖端文明的神还真是奇怪,追求不一样,性格怪僻,却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不过对于梅洛天庭,我只能说,无可奉告。”莫甘娜颦了下弯眉,从恶魔之爪上飞下,“数万年间,天使的科技突破了种种瓶颈,现在的天城可以说是隐形移动的城堡也不足为过,如果凯莎不愿外族涉足得话,没有人可以发现天城的半点痕迹,我也无能为力。”

  “情有可原,时间不是问题,多言一句,由繁至简,由简化繁,终止于简,你应该明白,任何文明在母星的社会阶段必定复杂繁荣,但文明的终点只能剩下最本质的核心,他们赖以生存的理念,希望你的恶魔不要走上覆灭的道路。顺便说一句,你应该明白为何冥河星系近乎上万颗恒星一直在燃烧,永无休止,我听到了一些有关卡尔学说的东西,你应该也在研究,虚空,卡尔称之为跨越主生物位面的高等文明,事实上,我只认为这是屁话,至少目前我与天使的认知一致,她们确实是已知宇宙拥有最高智慧的种族,这无可厚非,我从来没有见证过拥有更高层次智慧生物的诞生,我也进行过推算,燃烧了将近三千颗恒星两万年,结果就是,虚空就是个笑话。”,斩虚最终鞠了一躬便离开了漂泊在宇宙中的恶魔双翼,踏上了奔赴天城的长久征程。

  莫甘娜看着斩虚远去的背影,那些只剩滔天战意与无尽嘶吼悲鸣的过去也情不由衷地从记忆深处涌现,有些深深印在脑海中的画面无论如何去淡化,当其中的某一个焦点出现时,它就会重现。

  莫甘娜眼中浮过几丝闪动,凝噎了许久,默默无言地返回了恶魔双翼。

  阿托也沉默寡言,看着女王独自远离的背影,有那么一丝薄凉,孤单,脆弱。阿托也深深明白,自己追随的女王从来说不清楚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却能明白她的安全感并非是恶魔所能给予的。而斩虚的话语敲响了宇宙新时代的鸣钟,虚空……

  “返回双翼,我们向银河系赤乌恒星系进发,那里会成为我们的下一个文明栖息地。”,阿托挥动起双翼带领剩余的恶魔飞向在茫茫太空中尽显孤寂寥落的双翼,带走了那名不幸殒命于此的恶魔战士。

  当喧嚣逝去,余留下的只有静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