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雄兵连之星河锋芒 > 义无反顾
 
  阿杰已经完成了转换舱的休眠程序,他的身躯仍在,而被冻结的是意识,而初代超级战士的基因并不具备重组基因序列的能力,而这便意味着阿杰的生物体生命特征已经消失。

  在冥河主神卡尔的学说中,这被称之为第一种意义上的死亡。

  嘀嗒……嘀嗒……

  古老又冗长的朽木钟声穿行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中,没有方向可言,也不会存在其他生命,只包容得下波澜壮阔的不可见的暗信号与能量体。

  而此刻依旧位于指挥室中无所事事的葛小伦忽然感到一股尖锐的刺痛充斥着大脑,看着眼前的桌椅渐渐模糊,昏倒了过去。

  葛小伦慢慢睁开了沉重虚弱的双眼,一片模糊的光影在他的视线中闪闪波动,这是柔和的银色光晕,如果他曾临幸于千万光年之外,葛小伦会认得出这片斑驳美丽的光影究竟是为何物,而葛小伦震颤的脉动似欲与光晕的频率达到共振,葛小伦能感觉到自己与它心有灵犀。

  他茫然地左右看着周围漆黑的空间,很快便意识到他现在可能是身处在超越科学定理与理念的其他空间,存在于现实世界之外的另一处空间。

  “有人吗?”葛小伦大声向四周呼喊,音波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了周围的黑暗,透过了银色的光影向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传播,葛小伦听不到自己的回声。

  这个空间不存在边界?葛小伦下意识地抽动了下嘴角,看了下自己的双膝,那片鲜红的血泊呢?消失不见了?我,没有受伤?葛小伦对此难以置信,他吃惊地卷起了裤管以验证自己的膝盖是否真的完好无损,果不其然,自己的膝盖完好如初,没有一丝伤痕,难以相信这个空间中的一切。

  银色的光影漂浮在葛小伦的身前不远处,它的形状在不停的变化,微弱虚幻的光芒让葛小伦无法确定它的形态,这是雾态?

  “剧烈摩擦损伤机体组织,神经系统存传递衰弱信号,正在修复宿主机体……”

  “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葛小伦打了一个寒颤,他刚才明明问过而确定没有人,这声音怎能让他毫无防备的心不触动一下。

  “宿主您好,您因神经衰弱而陷入昏迷,巨峡号备用暗能量与德诺超级战士杰斯暗能量已激活银河之力基因系统,正在苏醒中。”

  “银~河之力?”葛小伦呆呆地看着那团光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它飘走了。

  “银河之力基因系统首次启动,宿主即将离开暗位面。”

  “我~”葛小伦还有许多地疑问等待被解答,他的思绪十分混乱,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也会如此。

  ……

  “哎~”葛小伦从地板上苏醒过来,撑着虚弱的身体从地板上站起,他拍打着自己仍留有余痛的头脑,对刚刚怪异的经历心有余悸,种种疑惑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无从解决。

  而葛小伦这才注意到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张巨大的深蓝色投影屏幕上播放着一段似曾相识又令他震惊错愕的画面,一只浑身覆盖着伤痕和血迹的身影被骄妄的烈火包围,是一个与人类相仿的猴形生物。

  四个小时之前,外太空的德诺一号截取并追踪到了这短暂的画面。

  在悟空即将进入地球大气层时,德诺一号捕捉到孙悟空的位置,紧闭着双眼的孙悟空似乎已经失去了生息,面部僵硬的如同一座精心打磨的石雕。进入大气层,摩擦升温,灼热的烈焰包围了孙悟空,冲破云层与阻力下坠。三分钟之后的巨响震耳欲聋,一潭鲜活的海水在烈焰接近之时便已开始蠢蠢欲动,在水与火交汇的一刹那蒸腾为弥漫的热水汽。数分钟之后,海面渐渐在高温的冲击下平息,毕竟渺小的烈焰对于汪洋大海而言无过九牛一毛。

  葛小伦手指有些颤抖地抹了下自己后背上流而不止的湿汗,整个人也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之前的呆滞状态,似乎是磅礴的热浪撕裂了画面冲向了他的面庞,因为这些切切实实的画面如今就呈现在他的面前,它所带来的震撼只有葛小伦呆若木鸡的哑口无言。

  政府不是没有能力对他进行计算吗?卫星怎么可能捕捉得到如此高速运动的人?这人是~孙悟空吗?他怎么可以在炏炏炽焰的环绕下而无半点伤痕?突破生物体能的身体与~力量?……

  尽管此刻的葛小伦已经对心底的猜测有了定数,但无法让自己摆脱这种惊惧的状态,悟空坠入海面一瞬间的画面有些过于残忍,过于恐怖。

  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直到身后的暗金属门被打开,一名酒红色头发的女子停在了门口,她的神情十分严肃,“跟我过来。”

  葛小伦闻声转过身时只剩下了红色长发飘动的背影,“什么?”

  “跟我来,你准备去营救孙悟空,别和那些女生一样婆婆妈妈的。”女子头也不回地行进着脚步,如她所言,她不会是一般女子,杜蔷薇,杜卡奥的女儿。

  葛小伦迟疑了一下,怀疑地看着蔷薇的背影,还是跟了上去。

  一小时前怜风传达指令之时蔷薇正在大洋彼岸的美洲,飞机航班因太平洋事故停滞,只能等待巨峡号提供帮助来带她返回。

  蔷薇返回的时候便已是现在了,葛小伦给她地第一印象是大头,有些呆滞,也许他的模样不会让人联想到他能够将事情完成的画面。

  【巨峡号军械室密室】

  偌大的武器存储仓库内还有一间密室,一些闭合地严丝无缝的透明容器中存放着暗合金铠甲,与蔷薇身上穿戴的一样,只是型号有所差别。

  “这是什么?”葛小伦有些摸不着头绪地问到,他自然知道这是铠甲,却在经历了繁茂的军械森林后似乎迷失了方向感,坦白地讲,他有些想要呕吐的冲动,莫名而来的。

  “暗合金铠甲,深海八千米没有铠甲的保护你认为你能够抵御强大的水压而不被撕裂?”蔷薇转过头白了一眼葛小伦,通过暗通讯向怜风的笔记本传递信息,“我没银河之力的权限,他已经到了。”

  “好的,蔷薇。”怜风通过笔记本输送了一系列编码指令之后身在巨峡号的葛小伦便目睹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葛小伦正注视着那个标明银河之力的容器中所存储的铠甲,也许是错觉,他分明觉得这幅铠甲要比蔷薇所穿的重许多,“深海八千米?你在开玩笑吧!我去?”

  蔷薇对着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不再说话。

  突然,葛小伦怔了一下神,眼睛瞪了一下又用力挤了挤,“铠甲呢?”

  容器中的铠甲就在他的聚精会神下消失了,如同触手可及的冰凌在瞬间蒸发了一般。

  “准备好。”蔷薇不在乎地撇了下嘴角,实话实说,她确实挺乐意看到不明所以的葛小伦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会做出怎样的应对。

  “啊?准备什么?”葛小伦懵圈地问到,瞬间便被分裂的铠甲碎片聚拢重组在身体上,沉重的压力迫使他闷咽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葛小伦敲了敲坚硬的铠甲,站起身来仿佛用尽了浑身解数,“这东西这么沉?”

  “暗合金铠甲轻便得多,当然,是对于超级战士而言的,第一次感觉重很正常,走吧,你要下海了。”蔷薇拍了拍葛小伦的肩膀走出了密室。

  葛小伦穿着这身铠甲走路时十分费力的,以至于他追上蔷薇的脚步都十分缓慢,在烈阳的烘烤下气喘吁吁。葛小伦喘着粗气,追上了蔷薇,“你刚刚说下海?我要下海?你说的深海八千米不会是真的吧!”

  “不然呢?难道我去下?你好意思让我一个女子去下水吗?”蔷薇故意用一种可怜楚楚的语气调侃到葛小伦,惹得他面红耳赤。

  说的也是,毕竟她是个女孩。不对,八千米,会死的,而且不是窒息而亡,我是要被硬生生撕成碎片啊!葛小伦仍然是对此抱有怀疑的,也许是下海,但肯定不会是八千米,也许她不过是捉弄我吧。

  不过,刚刚从他眼前闪过的一幅幅画面有如刻骨铭心般地每一帧都在脑海中回溯。在烈焰触碰到海水的一瞬间,葛小伦地心狠狠地揪了一下,恐惧的阴霾以势不可挡的速度笼罩了他不安的内心。

  葛小伦忽然停下了脚步,嘴中断断续续地低声吐息,“八……千米……”

  面对葛小伦突然停下地脚步,蔷薇回头看着身躯微微颤抖地葛小伦皱了皱眉,“怎么了?”

  “我会死的!”葛小伦低声喃喃着,呆在了原地,至少此刻,他是无法逾越对死亡的恐惧,混沌已经占据了他的思想。我在想什么?宿舍?黑衣人?爸妈?未来?工作?学习?金钱?死亡?还是退缩?

  蔷薇愣了一下,她自幼出身军人世家,一向认为自己对于生死的态度是淡漠的,可葛小伦不同,他还是个普通人,一个还未习惯生死离别场面的学生。

  蔷薇伸出了下手却又想要收回,却还是慢慢伸向了面色晦暗般苍白的葛小伦的肩膀,“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和你说,但,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死,这次之后,有些东西我会讲给你听。”

  蔷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涟漪,她第一次见到身处绝望边缘的人,“老豆给我的指令是强制带你前往目标海域,我~不想强迫你。不过,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他还有十个小时,我也不喜欢道德绑架,我只想说,他,只有你能救。”

  蔷薇落在葛小伦肩上的手轻轻收了回去,转身继续前往一艘小型舰艇走去。

  她说……只有我能救……

  我~是不是听到过……义无反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