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雄兵连之星河锋芒 > 溺耳于海
 
  天河市静空公园的长椅上,女孩与男孩并肩而坐,他们彼此无言,却心照不宣地将目光投向纷飞的秋叶。

  良久无话,空气都在干燥,凉风恰好的舒适。

  “放松你的心,世界太喧嚣,能静下来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说话的是一名美丽的女子,她粉饰了浅妆,长发散落在肩颈,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便装,她美得很典雅,很干净。

  “尖矛利斧无时不刻都在潜伏周围伺机而动,它们总是想给你一些打击,在繁而不绝的压力包袱上雪上加霜,所以,我只是希望你放轻松些,把所有事情都能够真真正正地抛之脑后,好的不好的都随风而逝。”女孩很轻松,很温柔地对身边的男生说到,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掌。

  女孩身边的男孩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身着蓝色的衬衫,面容有些憔悴,似乎在为这纷飞的落叶而感伤。

  女孩柔软的手触碰到他手背的一瞬间男孩有些无措,轻颤了一下食指,这一瞬间,他可以忘却一切,只剩下能够感受的温度。

  天河大学在读历史系二年级学生,葛小伦,二十岁。

  葛小伦有些震惊地微微张开了口,只定格停留在了吐不出只言片语的唇齿,他张开了口,没有说出话,没有任何打破这种静谧的动作。他似乎习惯上了女孩温柔的手掌,他喜欢女孩带有温度的轻抚,他喜欢女孩透明清澈的话语。

  女孩把手从葛小伦的手掌上移开了,葛小伦有些疑惑羞涩地看向女孩,她食指轻触薄唇的浅然抿笑打破了他曾经那些幻想过的美好画面,此刻的幸福没有任何人能够体会。

  葛小伦呆呆地将目光歇落在她如水漾情的眼波中,如诗而如画,波荡着水之清芳。

  “嘘~,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我要你放松舒然地听我说。我小时候幻想过把蓝天上的云彩抱起来,我喜欢在秋日的澄湖之央秋千上悠荡,长大了,我喜欢追寻千里的诗意,我钟情怅然而旧的深情,如今,我想听江岸的晚笛,月廊下的风铃,教堂中的乐琴,没有人可以拒绝音乐,认真听。”女孩眯起双眼,陶醉畅游在诗与远方的空明之间,由心之向往而自然美丽的笑容深深触动着葛小伦的心弦,美丽由心而生。

  女孩从口袋中取出了一只便捷的MP3,她不会刻意去寻找记载的歌曲,所有存录的音乐,她都喜欢。女孩按下了开始的按键。

  “听,不许说话。”她轻轻闭上眼睛,慢慢地将头靠落在了葛小伦的肩膀。

  世界静下来,我只能听到触动心灵的跃动音符,流水涤心的静谧,神秘,此刻,让身心去感受世界,让双耳去聆听音乐,葛小伦缓缓闭上双眸,“我听到了,沉溺在深海,雨间的深林,我听到了,嬉笑逐光的女孩,一个,美丽的世界。”

  音乐与温柔的话语涌入女孩的耳目,她不会抵触,进入音乐的第一秒,她用双耳来领略世界的魅力,“我听到了碧海翻舞的蓝鲸,我听到了云间振翅的白鸥,雨下的林鹿,嘻嘻~”她嫣然笑尔,世界又只是静谧的音乐清溪。

  曲终落罢,新的世界呈现,“我认真打磨时光的年轮,我寄下手中的信笺予煦色的秋天,我把如今送给树下匆匆的女孩,执笔写下点点青葱,欢笑一纸情深无过往……”

  她又问,浅泪打湿了眼角,“你听到了什么?”

  葛小伦感受到了她的泪点,他能想到滑落她脸庞的泪痕,慢慢张开了口,“我……我听到了温热的深情,听到了深海中苏醒的女孩,听到了时光古老的齿轮,听到了~秋……”

  “我听到了世纪流水下的车马浮沉,听到了沉溺于秋的深情,听到了年华不返的光景,听到了自……己……”清泪如空飘落花般滴答而落,她眼角的笑容永不退却,她不会哭泣,她只会流泪,流着不属于自己的泪。

  “女孩写的歌很美丽,十年的光阴,信笺无处所寄,车马疾驰如电,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年华易老耳,何念情深缘浅。”葛小伦心中百感交集,他挤不出一点泪滴,他也扬不起平静地嘴角,尽管此刻女孩陪伴着他,女孩的灵动与善良让他动情。

  如今,他追逐着心中飘然远去的宁静,却像千万前仆后继的追求者一样淹没在奔流不息的现实之下了。

  秋风凉的恰好,柔和的阳光照耀着他和她,温暖与深情皆在泪眼朦胧中悄然无声地蒸发消逝了。

  葛小伦揉了揉闭合的双眼,睁开了恍若隔世的眼睛,眼前只是秋风扫落叶,云淡渡萧木。

  女孩始终都未依靠过他的的肩膀,没有温柔的轻语慰藉他铺满灰尘的心灵,他可以是赵信为生计情义而奔波,他可以是刘闯为自己而活,他是葛小伦,一个初入社会的学生,一个渴求一份真挚纯净爱情的男孩。

  葛小伦低下头笑着看了看手中的MP3,按下了暂停键,静下的世界渐渐涌现喧嚣的现实。

  葛小伦收拾了下依靠在长椅上的轻松,借着午时的正阳离开净空公园,踏上返回学校的路途。

  乐养人心,情美人心并不无道理,一份情感会让人倍加珍惜,会让人看到世界的美丽。葛小伦此时只觉耳清目明,神清气爽,他喜欢这种在幻境与现实中随时随地切换的感觉。

  街道旁行人匆匆,车如利箭,却之无痕,只是有许多绕耳杂鸣的话语,“陨石,天上的大火,白日流星,我亲眼所见它就从天边落下……”诸如此类让他迷茫的话语不绝于耳,一时之间,让他尚不知晓的信息仿佛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葛小伦想着这些有些关系地字眼便加快了返回学校的脚步……

  漂流在人潮与舆论中的葛小伦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中,他略显疲态,顺手将双肩包像扔垃圾一般随意扔在了墙角。

  宿舍里的人不在,只有一个舍友躺靠在床头翻阅手机,这是智能手机的初现,信息的传播速度也因此突飞猛进,不过能用得起的经济条件都不会太差。

  “小伦,回来了,听说那什么天上的流星了没?”他自顾自地握着手机,没去在意瘫在床上的葛小伦。

  葛小伦慢慢地喘着气,随手将空调打了开来,嘟囔了一下,“今天怎么这么热?”

  他又微微侧过头看向上铺的舍友,“你是说街上人们一直在讨论的事?我听了一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倦意如潮,似乎要冲垮他的最后一道防线,葛小伦的话语有气无力。

  “你翻开手机,百度,QQ,各种软件网页头条都被这则新闻霸屏了,我也是不明白,以前的流星陨石之类则从未引起过这种规模的轰动啊。”

  “人们的猎奇心理被放大化了,也许这颗流星恰好落在我们华夏境内了吧。”葛小伦慢慢合上了疲惫的双眼。

  “不能啊,新闻上报导可说的是此次天外异物并未有所提前预知,按道理说有流星了,至少在此之前专家就能准确计算出它的轨迹与降落时间啊。”

  “总不能是比我们更先进的科技屏蔽了我们的侦测手段吧,目前来看,外星人的说法似乎无法成立。”

  “政府部门对此呼吁民众切记不要私自靠近陨石坠落区域。而且~而且已派出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前往调查,国安局?有意思,小伦,你说陨石坠落跟这个国安局有半毛钱关系吗?小伦?”他侧过头看向下铺的葛小伦,只见葛小伦此时已是舒然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吐息着睡梦的酣然。

  他撇了撇嘴角,对此有些不满,“我的语速也不慢啊,催眠起来比安眠曲效果还好。”

  他利落地跳下了床,走到葛小伦身边仔细端详了一会,便抽出了手掌拍了拍葛小伦粗糙地脸颊,引得葛小伦一阵迷迷糊糊地呓语。

  “干什么,太累了,让我睡一会。”葛小伦拨开了盖在脸上的手掌。

  “别睡啊,起来看看这些有关的消息呗,又是举国震惊载入史册的消息。”舍友生拉硬拽才把疲惫的葛小伦弄醒,半睁半阖的眼睛像是初生的婴儿呱呱坠地。

  “你看啊,这是网上传的照片,你看清楚了,这是两个流星,一大一小,一前一后,两个啊,双子星,百年难得一遇有木有。”他将葛小伦左摇右晃致使一番手舞足蹈开来宣泄自己的兴奋之情。

  葛小伦揉了揉沉重的眼皮,看向手机上有些模糊的相片,两团炽焰相生相伴,焰心炙热的白光,看不清楚所谓的陨石究竟样貌如何。

  “这有什么看头,那什么这上面不是说国安局已经涉入此事了吗,你瞎操什么闲心,白纸黑字,用不用我在给你念一遍?国家安全局已经~”葛小伦一本正经地念叨起报导的文章。

  “停停停,闭嘴。”他连忙挥手制止葛小伦的进一步举动,夺过了手机,“我跟你说啊,这东西落在我国南海海域了,等专家的分析一出来就能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了,你就没点期待?”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呗,我是一个小百姓,虽说国事无大小,事事皆系己,但仅凭自己微薄之力又何以惊涛骇浪呢?连溅起一朵小水花都有点痴人说梦。”葛小伦摇了摇头坦然笑了笑,阖起眼背着手腕靠在了墙上。

  “嘿,你这思想有瑕疵啊,不求上进,不思进取啊,你应该奋发图强进入国安局,这叫志气,古人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而你葛小伦呢,蒙今朝,蠢货以酣然入梦,嘿嘿~”他故意挖苦调侃了一番葛小伦,笑嘻嘻地跑出了寝室,不然一会受苦哀嚎的可就是自己喽。

  葛小伦看着他快马加鞭地逃离危险区便干笑了笑,抬头看着上铺的床板悠悠道,“我葛小伦没什么志气,家里又不穷,学习也还行,没什么做英雄的雄心壮志,也不是什么等死不翻身的咸鱼,顶多算是个~汲取着生活的自来水慢慢蠕动的咸鱼?应该是这样,哈哈哈~尘世纷纷扰扰,吾只愿独善其身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