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陈不邪云雪柔 > 第五十一章:你冷静,冷静啊
 
上官雨的脸色登时被气的一阵青一阵白。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

上官雨穿着蕾丝边的睡袍,诱人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此刻整个人死死地贴在房门上,极为诱惑。

陈不邪以手扶额。

“大姐,你是不是早就看上我了?”

后者不自觉的把目光往别的地方看,不去正视上官雨。

“还治好了你爷爷嫁给我都行,弄了半天,在这儿憋着占我便宜呢啊?”

说话间,将自己的外衣脱下,仍在上官雨身上,精准的将他诱人的身躯完全罩住。

“不可能,你想都别想,该干嘛干嘛去!”

上官雨一抬头,跟他杠上了:“我说了,本大小姐看上的男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说罢,一把将外套扔掉,整个人竟然直接如同饿虎扑食般的冲了过来。

“卧槽!”

陈不邪显然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这么憨……

脸色微变,一个闪身躲过,上官雨当即扑了个空。

一股子属于大小姐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你跑个屁啊,我这样的,让你得到,你能吃亏?”

“……”

说完,再次扑了上来……

那架势,饶是陈不邪的心理素质,也有点慌……

这些年,他遇见过十几个投怀送抱的姑娘,但从没有一个像上官雨这样的……

“你冷静,冷静啊!”

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身体的肢体敏捷度哪能跟一代君座相提并论?

虽然房间不大,但几个回合下来,愣是连陈不邪的衣角都没碰到。

二十几分钟后……

上官雨的身上布满了稀罕,睡袍有点粘在肌肤上,身材更加的晃眼了。

陈不邪笑意吟吟的看着她:“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上官雨的气息有些急促起来,扶着床边,连连摆手。

“我不追了行不行?你别跑了,我放弃……”低着头,气喘吁吁的说道:“你睡床,我睡地上吧,也不用去在开一间了。”

陈不邪当时就笑了:“这才对嘛……”

一屁股坐在床上:“早这样不就好了么?折腾什么,真的是……”

话未说完。

上官雨突然嗷的一声冲了上来。

因为动作太快,再加上后者已经放松警惕,没有任何的心理防备,竟然让这丫头直接压下……

压过来的瞬间就想对陈不邪下口。

“住嘴!”

陈不邪一只手立刻拖住了上官雨的下巴,因为怕力道太大,直接把上官雨的脖子拧断,所以只用了两根手指。

这个动作,看起来很像挑-逗。

上官雨抿着嘴唇:“咯咯咯,不装了啊,这才对嘛,你就从了本小姐吧!”

“你想多了!”

陈不邪另一只手撑着床,轻轻一拍,整个人立刻从床上滚了下去。

身形还未落地,脚尖轻点,借助惯性将身体瞬间拉起,直接站到了上官雨的身后。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上官雨完全没看明白陈不邪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当场愣住。

“大姐,咱们这才见的第二面,你能不能稍微冷静一下?”

上官雨皱起秀眉。

“本小姐今天还就不信了!”

撑起身子,又要像陈不邪扑过来……

没完了还?

“停停停!”

陈不邪抬起手,脸色已经有些冷漠:“在敢乱来,别怪我跟你动手。”

“你敢!”上官雨刁蛮成性,根本不把他的话放在眼中:“你敢跟我动手,如果让我爸知道了,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不邪:“……”

这丫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

说着话,又要往上扑。

“我真跟你动手。”

“来来来,动手啊,不管怎样本小姐今天都要睡到你!”

“……”

陈不邪无奈,缓缓抬起手掌,食指轻轻一点。

噗!

上官雨的勃颈处骤然一阵刺痛感。

紧接着,浑身上下仿佛触电一般迅速麻痹起来,直挺挺的打了个激灵,然后就动弹不得了。

这才知道害怕。

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不邪云淡风轻的拍了拍手。

“都说让你冷静点了,可是你不听啊。”

说罢,施施然的走到门前,笑吟吟的看着她。

“我去找前台再开间房,你自己在这好好反思,如果明天还是这德行,我就直接办完事儿再来接你。”

上官雨脸当时就黑了……

“哎哎哎,别走啊,给我解开啊!”

陈不邪连看都不看,直接扭头就走。

“再敢大呼小叫,我把你的嘴也点掉,给我安静点!”

上官大小姐一听,顿时一缩脖子,这才彻底老实下来。

……

第二天。

上官雨连看陈不邪的眼神儿都变了。

说话的语气也不再充满刁蛮,彻底的软了下来。

“我我我……我知道错了,你给我解开吧好不好?”

陈不邪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无比畅快。

最看不上这种大小姐脾气了。

抬抬手,在她身边来回度步。

“不横了?”

“不横了不横了,这一晚上没动,再这样下去可是要出事情的……”

陈不邪这才给她解开。

“今天我要去见药王,你跟着我就行了,到时候别乱说话听见没?”

上官雨见识到厉害之后,哪里还敢造次,急忙连连点头。

“我听话我听话,你说什么都行。”

刚说完这话的半个小时之后,上官雨就后悔了。

本来以为那个所谓的药王会住在那个街区的公寓里,或者别墅什么的。

结果……

陈不邪直接带她来爬山!

上官大小姐当时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

站在断重山脚之下,脸色铁青的问道:“我在这山脚底下等你可以不?”

陈不邪笑了笑:“这样也好,免得到时候你给我添什么乱子。”

这断重山,他之前听手下的人说过,每向上一个高度,就会下降一个温度。

山顶之上的寒气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像上官雨这种将生惯养的千金之躯,要是上去,能不能完好无损的下山都说不定。

但陈不邪就不一样了。

极寒之症的寒气都对他没什么影响,更别说断重山的寒气。

不过几个呼吸,便消失在上官雨的视线之内。

十几分钟后,一座充满故意的小筑,出现在眼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