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我真没脚踏两只船[重生] > 第39章 第 39 章
 
工作日早上, 挨着大学城居民小区里,住在这里学生和白领陆陆续续往外走。这两天天气不错,路上积雪化了些, 和地上脏污混在一起, 汇聚成一小股一小股泥水坑,人们小心避开这些, 缓慢又着急往前走。
霍沉逆着他们方向走,地上小水洼溅湿了他鞋,他也没有低头看一眼,只是不急不缓往小区深处走,直到走到了最后一栋楼,他仰头看了眼三楼方向,抬脚上了楼梯。
早已经跟不上现代化进程老式小区, 依然在各种细节上维持体面, 步行梯扶手上,似乎刷了新漆,隐约还能看到下面其他颜色旧漆, 楼道里充斥着刺激性味道, 让人生理性不适。
霍沉微微蹙眉, 到了三楼后敲了敲门,等里面人把门打开, 第一句话就是:“不考虑换个别小区吗?”
姜玉愣了一下, 看到他后皱起眉头, 一脸抗拒问:“你来干什么?”
“接你体检。”霍沉回答。
姜玉表情古怪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冷冷嘲讽:“我好好, 为什么要体检?”
“跟我还装什么?”霍沉扫了她一眼, 直接抬脚进去了, 鞋子在屋里留下一串脚印,看得姜玉额角青筋直跳。
“你是故意来折磨我?”姜玉咬牙。
霍沉顿了一下,看到鞋印后也颇为无语:“我没注意,有拖把吗?”
“怎么,你还想帮我拖地?”姜玉冷笑一声,“算了吧,你可是大少爷,谁敢劳烦你啊。”
说着话,她就转身去拿拖把了,霍沉也不生气,打开鞋柜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其中一双明显是男式拖鞋上,姜玉回来时,就看到他盯着拖鞋看。
“干嘛?又要发脾气?”姜玉冷着脸。
霍沉扬了一下唇角,最终选择直接把鞋袜脱了,赤脚踩在地上。小区是集体供暖,地板也是热腾腾,除了他之前弄脏地方都挺干净,赤脚也不算什么。
姜玉皱着眉头,眼底满是不悦:“既然这么看不上我,你还来干什么?”
“不是看不上你,”霍沉说着从她手中拿走拖把,一边拖地一边回答,“只是那双鞋太多人穿过,我不想穿而已。”
说罢他顿了一下,脸上看不出表情,“我不反对你谈恋爱,但也不希望你乱来,找个喜欢好好相处,比找好几个只走肾强。”
“我找什么样,不用你来管,”姜玉看着他拖地熟练动作,心里一阵烦闷,“你跟谁学做家务?还有没有出息?”
“这种事哪用得着学,慢慢就会了,”霍沉说完顿了一下,含笑看向她,“我总要学会长大。”
姜玉刻薄话都到嘴边了,对上他温润双眼,却生生说不出来,最后只是嗤了一声嘲讽:“是长大了,比前段时间我见你时老了一大截。”
霍沉蹙眉:“也没那么老吧?”他自认跟十九岁时相比,这张脸是没什么变化。
“老了,老得很。”姜玉看出他不喜欢这句话,便故意多说几遍。
霍沉也看出她是故意找茬,轻笑一声继续拖地,任由她怎么挑衅也不理了,直到把地板拖干净,他才放下手里拖把,抬头看向姜玉:“妈,你去换衣服,我们该出门了。”
“我不……”
“听话。”霍沉眉头微蹙。
他话像是有某种魔力,姜玉顿时不说话了,一脸不高兴去换了衣服,起初她穿了条裙子配大衣,出来后霍沉也不言语,只是面无表情看着她,对视三秒后她板着脸转身回去,换了长裤加大款羽绒服。
“穿秋裤了吗?”霍沉问。
姜玉:“穿了。”
“我看看。”霍沉说完就蹲下去检查她裤脚。
姜玉无语后退一步:“霍镇予,你不要太过分。”
霍沉默默看向她,姜玉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去加秋裤了。由于母子俩斗智斗勇,两人一直到九点多才出门,好在到了医院后不需要怎么排队,就很快轮到他们检查了。
彩超室外,霍沉帮姜玉拿着手提包:“进去吧,我等你。”
姜玉不语。
“别怕,有我在。”霍沉看出她心思。
姜玉嗤了一声:“这有什么好怕。”说罢昂着头推门进去了。
另一边,b大。
俞梨以最快速度赶到学校后,趁宿管阿姨不注意溜进了霍镇予宿舍,一进门就看到他穿着睡衣坐在桌前,一向慵懒肆意丹凤眼像蒙了一层水光,脸颊也透着不正常红。
他看到俞梨来后,挤出一个微笑:“你来了?”
“……不想笑了别笑了。”俞梨咬着唇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他额头,果然很烫。
“其实温度已经降下来了。”霍镇予安慰道。
俞梨蹙眉:“还烧得厉害,你换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霍镇予静静看着她:“为什么来找我?”
俞梨:“?”不是你让我来?
像看出她疑问,霍镇予唇角勉强扬起一点弧度,双眼执拗看着她:“如果你不喜欢我了,为什么我一叫你就来了?”
“……霍镇予,不要无理取闹,现在赶紧换衣服。”俞梨避而不答。
霍镇予坐在原地不动,俞梨皱起眉头:“听话。”
霍镇予眉眼微动:“我为什么要听你话?”
“霍镇予……”
“我只听我女朋友话。”他打断她。
俞梨再次想起霍沉警告,最后咬咬牙,狠心道:“我不是你女朋友,所以你不打算听我?”
霍镇予不语,但态度表明了一切。
……她是不会被骗。俞梨深吸一口气:“好,那我不管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说罢,她扭头就走,刚走到门口要出去,就听到身后发出一声闷响,她猛地回头,就看到霍镇予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
“霍镇予!”她失声叫了一声,冲过去把人扶抱在怀里,看到他额头磕出红痕后眼眶都要红了,“……霍镇予你没事吧?”
霍镇予晃了晃身,神色淡漠试图站起来,尝试两次后却失败了,再次跌进她怀里。俞梨不敢让他再乱动,抱紧了他低声问:“你别乱动,我叫救护车……”
“不要。”霍镇予闭上眼睛,脆弱眼皮微微动了一下。
俞梨小声哀求:“霍镇予,你别逼我。”
霍镇予睁开眼,平静看了她半晌:“是你别逼我。”
俞梨咬着下唇不说话了,眼眶红红看着她。霍镇予勉强勾起唇角轻笑一声,伸手捏住她脸:“这个表情,还敢说不喜欢我?”
俞梨:“……”
“我想了一夜,还是觉得你不会平白无故跟我分手,肯定是受到了什么压力,才不得已为之,”霍镇予静了静,心疼握住她手,“我那天短信,其实发送成功了对吧?”
“霍镇予,你要去医院,”俞梨没有回答他问题,而是认真看着他,“你如果不去,我真要生气了。”
霍镇予痞气笑了一声:“你除了用生气这招威胁我,还会别吗?”
俞梨郁闷不说话了。
“算了,”霍镇予长叹一声,“谁让我拿你没办法呢,我们先去医院,其他事之后再说。”
俞梨一听他说肯去医院,急忙去扶他,本以为会很困难,结果轻而易举就把人给扶起来了,两个人一同下了楼往医院去了。
霍镇予似乎真很不舒服,到医院后一直不说话,只是像个粘人小孩,俞梨走一步他就跟一步,片刻都不肯离开,俞梨只能挂号缴费都带着他,直到把他送到医生那儿才消停。
“37度5,有点低烧,拿些药吧。”医生看了眼温度计。
俞梨愣了愣:“低烧?可他刚才烧得快晕过去了啊。”
医生一顿,皱着眉头看向霍镇予:“不会吧小伙子,你有隐瞒其他病史吗?”
“……没有。”霍镇予莫名心虚。
医生啧了一声:“低烧都能晕过去,小伙子身体有点虚啊,要多加锻炼了。”
霍镇予默默应了一声,没敢看俞梨表情。
俞梨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片刻,见他不敢看自己,还一副做贼心虚模样,隐隐猜到了怎么回事,等出门时候表情都不好了。霍镇予乖顺跟在她身后,试图去牵她手,却被她甩开了。
“……我真很不舒服,刚才在宿舍还快39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医院度数就降下来了,难道是因为我身体太好了?”霍镇予声音越来越小。
俞梨默默生闷气,霍沉作为本人早就提醒过她,霍镇予今天一切都是装,她偏偏不信,还眼巴巴跑过来,结果证明他果然是装……她等一下说什么也不原谅他,说什么都不会心软,坚决不能半途而废。
她一定要分手!
“小鱼……”
俞梨听到他叫自己,深吸一口气绷起脸,全副武装后回过头,就看到他睫毛湿润看着她,像一只无家可归大狗。
她:“……”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