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我真没脚踏两只船[重生] > 第35章 第 35 章
 
俞梨跟着霍镇予离开后, 脑海里不断循环自己踹霍沉那一脚,越想心里越害怕,恨不得扭头就回去哄人, 只是每次有回去冲动时, 就会注意到旁边霍镇予, 然后歇了心思。
……她把人踹走就是因为怕霍镇予起疑心, 要是现在跑回去, 那不白踹了?
“想什么呢?”霍镇予突然问。
俞梨猛地回神:“啊?没、没想什么。”
“你不愿意吃灌汤包?”霍镇予追问。
俞梨干巴巴笑了一声:“愿意啊,我最喜欢吃灌汤包了。”
“可你表情不像喜欢样子, ”霍镇予扬眉,“还是说你在想别事?”
俞梨咳了一声,打起精神应付:“不是, 我只是太冷了。”
霍镇予一听她说冷, 就不再追问些有没了,帮她把羽绒服帽子戴好后, 牵着她快速往小吃街走。天冷路滑,一不小心就容易摔倒, 现在走路速度加快了, 俞梨就不敢再分神了, 专心跟着霍镇予往前走。
两个人很快到了包子店,霍镇予去点餐,俞梨则坐下等着,等霍镇予一离开自己视线范围, 就赶紧给霍沉发消息求饶: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主要是当时情况紧急,你也不想让他知道你存在, 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你千万不要生气呜呜……
她各种卖萌讨好, 还发了他喜欢表情包,然而霍沉只回了两个字:呵呵。
俞梨盯着这两个字,越看越胆战心惊,总觉得霍沉在手机屏幕里对着自己冷笑。
她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打字:你生气了吗?
霍沉不说话。
俞梨咬住下嘴唇,想了想后继续:我待会儿请个假吧,你先去网吧,我买了灌汤包给你送去。
霍沉这回倒是回复了,就是语气看起来一般:让我吃你们剩下?
俞梨忙回复:给你买新!
霍沉不语。
俞梨偷偷瞄了眼霍镇予方向,看他还在排队,就偷偷给霍沉发语音,哼哼唧唧求原谅:“对不起嘛,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真知道错了。”
霍沉回了一个微笑表情包,俞梨看得直冒冷汗,只好尝试转移话题:“亲亲老公,霍沉沉,你到网吧了吗?”
霍沉这次总算回复了:没有。
俞梨见他肯正常聊天,顿时眼睛一亮:“为什么还没去?”
聊天框里静了片刻,霍沉发了条语音过来,俞梨饱含期待放到耳边,就听到他清冽声音响起:“腰被踹闪了,卧床休息。”
俞梨:“……”
她无言看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正当沉默时,霍镇予突然靠近,她回神把手机收起来时,霍镇予视线已经不经意间在上面扫过去了,他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怎么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老公’这种字眼?
俞梨见霍镇予不说话,一时间有些心虚:“怎么了?”
“你又在跟叔叔聊天?”霍镇予疑惑坐下,“我发现你最近跟叔叔聊天频率越来越高了,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嗯,这不是要放假了,所以就频繁一点。”俞梨睁眼说瞎话。
霍镇予还是觉得不对:“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俞梨顿了一下,假装不在意试探:“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提到了老公字眼。”霍镇予坦然问。
俞梨表情僵了一下,半晌讪讪回答:“就……跟我爸聊八卦呢。”
霍镇予恍然,并没有对她话产生质疑,毕竟以他年仅十九阅历,很难想象他小白兔一样女朋友,能一边跟他交往、一边叫别人老公。
而那个老公,还是26岁他自己。
俞梨见这边轻松过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正思考该怎么哄那位时,兜里手机就振动了一声,俞梨顿时想拿出来看,但霍镇予在旁边,她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拿出来。
……可不看话又抓耳挠腮难受。
纠结挣扎了半天,她终于忍不住看向霍镇予。
“怎么了?”霍镇予疑惑。
俞梨咳了一声:“你能帮我去拿点醋吗?”
霍镇予欣然同意,放下筷子就走了。他一离开,俞梨赶紧点开手机看——
“本来对七年前事都记不太清了,被你一气突然想起来了,你是不是给我备注是爸爸,还在吃包子时候一直敷衍我来着?俞梨同学,你可真厉害,原来我七年前就被你糊弄了。”
俞梨:“……”这怎么还翻起旧账了?
正当她无语时,霍镇予拿着醋过来了,刚要坐下,她赶紧说:“那什么,我还想要点芝麻酱。”
霍镇予顿了一下,还是乖顺去给她拿了。
俞梨目送他离开,突然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这不就是霍沉口中说‘敷衍’么。想到现在霍镇予就是未来霍沉,她这心里就止不住犯虚。
犯虚归犯虚,眼下要紧是哄霍沉,至于霍镇予账……还是留着让他七年后再算吧。
俞梨盯着霍沉消息看了半晌,理顺逻辑后理直气壮:七年前骗你是当时25岁我,不是现在我,你怎么能都怪在我身上?
霍沉秒回:不管什么时候你,难道不都是你?
俞梨咽了下口水:那现在霍镇予,不也一样是你,你为什么还要生我气?
发完这句话,霍沉就不回复了,俞梨自认反驳得有理有据,不由得呼出一口浊气,正要把手机收起来,就看到他发了一条新消息过来——
“我因为过去或未来你,踹现在你了吗?”
俞梨:“……”
一招致命,愿赌服输。
霍镇予拿着芝麻酱过来时,就看到她眼睛直勾勾盯着手机看,他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正要上前去问在看什么,结果刚要靠近就看到她敏感把手机收了起来,动作快得堪比高中课堂偷玩手机学生知道班主任过来了。
霍镇予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端着东西走到俞梨身边坐下,欲言又止看了她一眼,最后到底什么都没说。虽然没说,可表情却有点明显,俞梨本就心虚,看到后忍不住小心问一句:“你怎么了?”
“……没事。”霍镇予笑了一声,给她夹了一个包子。
俞梨见状也没有多问,和他一起沉默吃完包子后,就各自回学校了。
临近考试,同学们突然变得积极好学,每一节课都没有缺课,每天都眼巴巴等着老师划重点。在这种‘学术氛围浓郁’环境下,俞梨也不好意思请假,只能生生熬到中午,一放学就往外跑。
“这么急是要去哪啊?”寝室长在后面八卦。
赵茵茵推了一下眼镜:“还能干嘛,肯定是去找男朋友了。”
俞梨假装没听到她们调侃,以最快速度跑到了酒店,期间还有几次险些摔倒,但她也没有放慢脚步,只为了去哄闹别扭大朋友。
然而霍沉不在酒店。
她请服务人员开了门后,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就知道他说什么‘被踹闪了腰’是糊弄人……不过细说起来,其实她也没信,只是觉得他可能会在酒店才跑来。
俞梨叹了声气,给霍沉打了个电话,电话响起三声后霍沉接了起来,刚一接通俞梨就听到那边噼里啪啦键盘声。
俞梨顿了顿:“你在网吧?”
“嗯,”霍沉应了一声,“在忙。”
俞梨一听就知道他在生气,清了清嗓子后小意讨好:“还在生气呐?”
“没有。”霍沉那边传来各种响动。
俞梨有点委屈哼哼:“还说没生气,那干嘛故意发出这么大声音?”
霍沉停顿一瞬:“我收东西,你以为我在对你发脾气?”
“……不是吗?”俞梨底气不太足。
霍沉沉默片刻,意味深长开口:“不是,我这个人是有良心,舍不得对自己亲亲老婆发脾气。”
俞梨:“……这事儿咱就不能翻篇吗?”
“恐怕暂时不行。”霍沉认真回答。
俞梨头疼:“为什么?”
“我腰疼。”
俞梨:“……”得,这人是要捏着这个点说死她了。
俞梨因为霍沉焦头烂额时,霍镇予也没好到哪去,一上午课都沉着一张脸,胖子他们找他说话他都不应声,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一样。
一直熬到放学,胖子终于忍不住了:“老大,你到底怎么了?”
“什么?”霍镇予心不在焉反问。
胖子叹了声气:“你说怎么了?一上午都没个笑脸,老师都要以为自己得罪你了。”
霍镇予顿了一下:“哪有那么夸张?”
“当然有那么夸张,老大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那几条癞皮狗又来找你事儿了?你要是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跟我们说啊。”竹竿也在旁边附和。
旺财点了点头:“对,老大,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们说。”
霍镇予沉默许久,目光从他这几个兄弟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叹了声气沉声道:“我确实遇到麻烦了。”
胖子忙问:“怎么了?”
“小鱼她爸……可能不太喜欢我。”霍镇予皱起眉头。
胖子三人:“?”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