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我真没脚踏两只船[重生] > 第 17 章
 
俞梨愣了愣, 一脸无辜的仰起头和他对视。
“我是很想让你留下,但你突然夜不归宿,你那些当爹又当妈的舍友恐怕会担心, 而且你明天回去也说不清楚,除非你告诉她们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
霍沉说着说着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承认了也好,等到我们回去后,18岁的你苏醒, 全世界都会把你跟我交往的事告诉你, 以你的性格肯定会去找19岁的我,到时候只要一见面, 我们依然会在一起,这样你就不用在走之前去见19岁的我了。”
“……我还是先回去吧。”俞梨默默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回去也行, ”霍沉说完又看向她的脸, 18岁的她还很稚嫩, 脸颊上的婴儿肥软乎乎的。他盯着看了半天, 无奈又好笑的抚额,“太久没见了,我没办法什么都不做, 可你现在的样子现在太小了, 实在下不去手。”
俞梨:“……”
和清纯男大学生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后,俞梨发现自己有点遭不住成熟霸总的挑逗,她羞恼的横了他一眼, 红着脸就往外走。
夜已经深了,霍沉自然不会让她一个人走,于是起身要去送她。
“你就一件衬衣, 还是别出来了。”俞梨拦住他。
霍沉轻笑:“没事,我不怕冷。”
“刚才都发抖了,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不怕冷,”俞梨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路上很安全,我自己回去就好。”
“没几步路,我把你送到地方就回来。”霍沉依然不放弃。
“不准送,你乖乖待在酒店,我明天去买件厚衣服给你送来,今天就暂时凑合一下不要出门,”俞梨不肯退让,看到他的表情像是不认同,又继续劝说,“你不是经常跟我说保暖很重要吗?天快热的时候还要我穿袜子,怎么到你自己了就不听话了,是不是觉得……”
“小鱼宝宝。”
霍沉无奈的叫了她一声,一听到这个称呼俞梨顿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我很想你,”霍沉看着她,眼底终于流露出浓郁的想念,“我太想你了,所以你疼疼我,让我送你好吗?”
俞梨眼眸微动,到底还是拒绝不了:“那你保证送完我就立刻回来,要是因此生病了,我会生气的。”
霍沉扬起唇角,一向懒洋洋的脸上此刻皆是满足:“好,我会立刻回来。”
俞梨无奈的看他一眼,到底是和他一起出门了。晚上九点多,酒店门口没什么人了,两人一出去就被一阵冷风袭击,俞梨担忧的看向霍沉,霍沉和她对视一眼淡定开口:“你要是敢把羽绒服脱给我,我就当场果奔。”
俞梨:“……”求求你做个人吧。
霍沉每次看到她无语的表情都想笑,但此刻怕惹毛了她会被赶回酒店,于是生生忍住了,只是安静的陪在她身边,一起走在冬夜无人的人行道上。
可能是因为在房间里说了太多话,此刻谁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静静的陪着彼此。酒店到A大不算远,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就到了,看着面前无人空旷的校门,霍沉低头去问:“怕吗?”
“不怕,你回吧。”俞梨回答。
霍沉微微颔首:“等你进去之后我就回。”
俞梨知道他的脾气,只好点了点头,刚转身朝校门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的人开口:“你还没有抱我。”
俞梨顿了一下回头,看到他张开双臂安静的等待拥抱,心脏瞬间软成一片,她无奈的轻笑一声,跑回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爱你。”他低声说。
俞梨的脸颊在他怀里蹭了蹭:“我也是。”
两个人抱了一会儿,霍沉幽幽的声音在俞梨头顶响起:“再有三分钟宿舍大门就要关了,你如果再不回,就得跟我回酒店。”
俞梨:“……”
两分钟后,她踩着最后的秒针跑进宿舍大楼,来关门的宿舍阿姨抱怨的看她一眼:“同学,你下次再这样踩点回来,我可真要记你名字了。”
“对不起阿姨,我以后肯定会早点回的。”俞梨说完每次都重复的台词,便径直回了宿舍。
“哟哟哟这是谁回来了!”她一进门,已经趴在床上看的寝室长就开始了夸张的演技,“这不是我们宿舍的大忙人,俞梨同学么,请问同学今晚特意鸽了聚餐,可是因为跑去拯救世界了?”
“我明天请你们吃饭。”俞梨笑眯眯的说。
寝室长:“……”
“小火锅,随便吃。”俞梨又补充一句。
寝室长:“……你这样我还怎么阴阳怪气?”
“所以要不要去嘛?”俞梨仰着头问。
寝室长捂住心口:“不要对着我卖萌,我会怀疑自己的性向。”
“……哦。”
应付完室友们,俞梨简单洗漱一下就钻进了被窝,本来想问问霍沉到酒店没有,结果掏出手机才发现,自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话说他真的有联系方式吗?俞梨想到他穿越来十几天、却依然穿着最初的那套衣服,顿时心疼得不行了。
在2020好歹还是开了科技公司的大老板,A市商圈都有名的人物,结果现在连件换洗衣物都没有,真是太可怜了。俞梨越想越心疼,要不是宿舍这会儿已经关门了,她想立刻冲去24小时营业的商场,给他多买几件衣裳。
正当她胡思乱想时,手机突然震动一声,她随意的点开,然后一条来自霍镇予的消息映入眼帘——
“走了这么久都没联系我,这种表现让我怎么原谅你?”
俞梨:“……”今天晚上经历的事太多,结果把这位给忘了。
她心虚一瞬,躲在被子下给他回复:我怕打扰你。
霍镇予秒回:晚上跑来找我的时候不怕打扰,现在就怕了?
俞梨隔着屏幕讪讪一笑,继续好言好语的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霍镇予这才满意,想了想回复:那你开始哄我吧。
俞梨:“……”
像是怕她不明白,霍镇予还特意补充一句:哄得好了,我今晚就原谅你。
这条消息刚发过来,他的视频电话就打来了,俞梨手一抖给挂了,顿时感觉要糟,果然下一秒霍镇予就炸了:你为什么不接我视频?!是因为还想隐瞒我的存在?!
俞梨急忙哄:没有,就是这个时间大家都要睡了,你打过来会打扰他们休息。
霍镇予那边静了片刻,像是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但依然执着于要个名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她们?
俞梨顿时为难了,纠结很久之后,她试探的问:明年?
霍镇予只回了六个句号,俞梨一看这就是不答应,忙换了个答案:今年寒假怎么样?
霍镇予这次直截了当的给了期限:一周之内,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你要是不说,我就自己去A大贴吧发合照。
俞梨:“……”他如果发合照了,那霍沉就有可能看到,她撒谎的事就瞒不住了。
霍镇予见她不说话,又一次消息过来了: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听到我说要公布关系生气了?
霍镇予发完这条消息,自己反复默读几遍,觉得自己的语气太卑微了,明明是她不对在先,他要公布关系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他见她没回消息还这么心虚,好像生怕她会生气一样?
正当他越想心气越不顺的时候,俞梨总算有了回复:别说话,我们发文字。
霍镇予:“?”什么意思?他们现在不就在发文字吗?
正当他疑惑时,俞梨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他顿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心里的憋闷散得干干净净,唇角不受控制的上扬,冷静三秒钟之后才敢接通,看着屏幕上出现她的脸,和她沉默对视片刻后,霍镇予把视频窗口缩小,在聊天框里打字:干嘛?
视频里俞梨顿了一下,然后回复:哄你。
霍镇予轻哼一声,刚勉强拉下的唇角彻底控制不住了,可表情却还是别扭的,整个人看起来奇奇怪怪。
……还可爱。这么可爱的男大学生,她怎么可能下得了狠心分手?!
俞梨默默捂住心口,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断安慰自己,就算心动也是正常的,他是霍沉他是霍沉他是霍沉……念得多了仿佛真有了效果,她轻呼一口气输入:不要发在贴吧里,我不喜欢太高调。
霍镇予看到这条消息表情又板了起来,手指把手机按得啪啪响:你是不喜欢高调吗?你分明就是不喜欢我!贴吧贴吧不让发,朋友朋友不介绍给我,你就是把我当鱼养呢,是不是打算哪天不想养了,就当没事人一样给我放生,然后继续立你的单身人设?!
俞梨:“……”这都哪跟哪啊?
霍镇予的屏幕依然在啪啪响,聊天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显然是还有一大段话要发,她无言片刻,默默回复一句:我答应你,公布交往的事。
再不答应就要被挂贴吧了,她只能满足他。
霍镇予收到消息后愣了一下,回过神后默默删除了自己的八百字声讨文。
俞梨等了半天都没收到回复,再看他垂着眼眸往下看,显然正在斟酌该怎么回复,她忍着笑意问:怎么不说话了?
霍镇予顿了顿,勉为其难的回复一句:那你挑个时间,我请你室友吃饭。
俞梨:……我跟她们说一下就好,没必要这么破费。
霍镇予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半晌突然用气声回答:“有必要,我怕你又敷衍我。”
俞梨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话,手忙脚乱的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小,随即想起自己都要把人介绍给她们认识了,没必要这么藏着掖着。这么想着,她也就淡定了,只是依然把音量关到了最小,毕竟夜深了,不好打扰别人。
霍镇予见她一直不说话,顿时皱起眉头:“你为什么又不说话了,是不是在想怎么敷衍我?”
……嗯,你说得对。俞梨看着他俊朗的脸,在心里默默回了一句,但发出的消息却不是这样:既然你这么想破费,那就这样吧,但能再等一段时间吗?我们可能到考完试放假的时候再聚。
霍镇予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不行,就这几天吧。
俞梨:……是不是太快了点?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霍镇予不悦:如果不是某人总是想太多,这顿饭早就吃完了。
俞梨:“……”行吧,她理亏。
见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俞梨叹了声气还是答应了,霍镇予顿时扬起唇角,眉梢眼角的得意几乎掩藏不住。俞梨心里软乎乎的,再想起如今格外需要她照顾的霍沉,更是心软得一塌糊涂。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交了好运还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竟然还有同时被两个霍沉喜欢的时候,幸亏这种日子只有一年,运气好的话还是能熬过去的。
俞梨轻叹一声,压低声音开口:“明天还要早起,睡吧。”
“嗯。”霍镇予学她小声回答。
俞梨无奈的看着他:“你明天六节课吧?记得不要逃课,表现好点,多讨老师喜欢。”闷在被子里用气声说话太累了,单就这一会儿她就憋得脑仁有点疼。
“知道,我会好好上课,”霍镇予扬起唇角,“要讨岳父岳母喜欢。”
……所以这就是她不能分手的原因了,他现在学习纯粹是为了她,一旦分手,他能分分钟搞个退学给她看。俞梨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像对此刻还在酒店的霍沉一样。
晚安。他无声的做出唇形,俞梨学着他的样子回了一句,霍镇予心满意足的挂了视频,卷着被子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一个有她的美梦里。
此刻还在酒店的霍沉也睡熟了,他今天赶了一天的路,漂洋过海来找她,此刻虽然没有睡在她身侧,但心却是充实的,以至于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19岁的他和26岁的他,在这个枝头挂着冰碴的夜晚都睡得十分安稳,但作为带给他们安稳的人,俞梨却一直到天光即亮才睡着,结果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室友叫醒了。
“唔……”她低哼一声,眼睛像粘住了一样睁不开。
“赶紧起来了,还有二十分钟就上课了。”寝室长在床下拍她的胳膊。
俞梨终于爬了起来,一坐好就听到周慧问:“你眼睛怎么了?”
“嗯?”俞梨疑惑的看向她,接着感觉到不太对,摸出手机照了一下,发现眼睛有点红肿。
……熬夜的老毛病了。
“你熬夜了?”周慧立刻明白了。
“真的诶,一看就熬夜了,”寝室长咋呼,“为什么啊?后悔说请我们吃饭了?”
“……什么跟什么啊,我就是没睡好。”俞梨哭笑不得,随口敷衍几句后赶紧起来了。
一连上了两节课,她眼睛都还泛着红,连老师都看不下去了,鉴于她的信用良好,第三节课的选修课老师主动提出让她回去休息。俞梨正惦记着酒店那位,闻言当即答应下来,收拾好东西就矜持的往外走,走出教室门后开始欢快的跑。
老师本来是觉得她不舒服,所以才让她先回去的,结果一扭头,就看到窗外她欢快的背影。
老师:“……”她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俞梨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老师抓了个现行,只是急匆匆往酒店跑,以最短的时间出现在霍沉面前。
“没睡好?”霍沉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俞梨干笑一声:“嗯。”
“怎么这么急?”霍沉看到她都停下半天了还在小喘气,不由得好笑的问。
俞梨讪讪进门:“路上冷嘛。”
“你现在没课吗?”霍沉以前还是记得她课表的,但现在时隔太久,实在想不起来。
俞梨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摇头:“老师让我回来休息。”
“老师让的?”霍沉扬眉,目光落在她的眼睛上后了然,“老师不会以为你心情不好吧?”
她这个眼睛,确实像刚哭过。
俞梨笑了笑,接着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真奇怪,刚才明明还是精神的,可一到这里就开始犯困,难道是因为酒店的暖气太足?
正当她疑惑时,霍沉把她拖到床上,撩起被子把人裹成一个花卷:“睡会儿吧,我陪着你。”
“我想趁现在去给你买个羽绒服。”俞梨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声音有点闷闷的。
霍沉扬唇:“睡醒再去买,反正我现在也不出门。”
俞梨一想也是,于是乖乖点了点头,霍沉也脱鞋到床上半躺下,单手将花卷抱在怀里:“睡吧小鱼宝宝。”
俞梨扬着唇角闭上眼睛,她以为自己睡不着的,结果很快就睡得人事不知了。霍沉本来只是想陪着她,但见她睡得沉静,自己也莫名有了困意,于是干脆在她旁边睡下了。
如果不是兜里的手机一直震动,俞梨本来是能睡到天黑的。当手机又一次震动时,她终于不情愿的醒来,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霍镇予后,顿时吓精神了。
她下意识挂断电话,然后抬头看向霍沉,看到他睡着了后松一口气。霍镇予的电话再次打来,她又一次挂断,脑子开始飞速转动。
她这样挂断电话,只会让霍镇予担心,然后给她打更多的电话,霍沉现在睡着还好说,等醒了肯定要怀疑的……怎么办怎么办,她得赶紧想个解决的办法啊!
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要死又不敢动,生怕把旁边的人惊醒了。在第四次挂断霍镇予的电话后,她终于想到了解决办法,于是飞速编辑一条消息:我在导员办公室,有事,待会儿聊。
点击发送后,她松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机重新塞进兜里,做完这一切后她抬头,恰好与霍沉对视。
俞梨:“……”露馅了?
“在给谁发消息?”霍沉捏了捏鼻梁,眼底还有未消的睡意。
俞梨盯着他看了半晌,确定他现在不是装的,沉默片刻后一脸无辜的回答:“室友,她们问我在哪。”
“你怎么说的?”霍沉起来到窗边伸了伸懒腰,回头看向她问。
俞梨跟着起来:“我说在外面。”
“有空带我去见见她们,”霍沉抚上她的头发,“未来一年我都在这里,不可能一直瞒着。”
俞梨:“……”
“我请她们吃饭吧。”霍沉想了想道。
俞梨:“……”
霍沉是个说做就做的性格,提起这件事了就要确定时间:“你们马上要考试了,再过几天就该没时间了,这个周六怎么样?”
话音刚落,俞梨的手机震动一声,她借着被子的掩护偷偷瞄一眼,看到了霍镇予发来的消息:我想好了,和你室友吃饭的事就定这个周六吧,再拖下去要考试了,恐怕大家都没时间。
俞梨:“……”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要她死,她不得不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资瓷~本章88红包,明天吧一起补出来,今天前几章留言都超四百了,感恩,明天早上加更!(所以本章也拜托了…)
>>>来推荐一下我基友糖采采的文吧,又甜又可爱!>>>
《被逼和龙傲天共用系统[重生]》(id=5286134)
顾然醒来时,发现全修真界都在八卦他渡劫失败的事:
“冲个洞虚都能失败,这也能叫天才?!”
“说话能别这么毒吗?我是听说这位天才渡劫前发现情人出轨,所以……你们懂!”
“那他确实比不上他那对大佬爹娘啊。我听说这两位知道独子挂了,去看了眼劫灰很快就继续闭关修炼!道心坚定如斯,不为外物所动,才是吾辈修者真·天才好伐?”
“外物???怎么突然有点同情他了?”
……
现在只是个小宗门门主儿子的顾然裹紧小毯子,漠然翻了个身,仿佛这些已经和他完全无关。
哪怕耳边那个强行绑定他的系统正孜孜不倦催他去做任务,他也只是懒洋洋挥挥手:“不去,灵石够用,没兴趣变强,乖啊别闹,让我躺一会。”
*
司空鹤被退婚,被灭满门,被仇家天涯追杀的时候得到一个系统!
系统奖励丰厚,有功法有灵药还有巨额财富。
他立刻干劲满满出发,历尽千难万险完成任务后,没想到系统十分遗憾地告诉他:这是双人任务呢亲,另一个人也做完后你才能领取奖励哦。
*
于是司空鹤千里迢迢找上了顾然——
顾然:“不去,灵石够用,没兴趣变强,乖啊别闹,让我躺……”
满心都是复仇的司空鹤不等他说完,扛起他就跑:“你躺你的,我来!”
过了很久以后——
顾然:“我累了,真不想动,你现在仇也报了,也已经是天下第一,就让我躺着吧。”
司空鹤:“噢……你躺你的,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