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芙蓉帐暖,清冷小叔不经撩 > 第325章 完全重合
 
桌案前的椅子被拖拽出刺啦的声响,听上去格外刺耳。
谢希暮眼睁睁瞧着人坐下来,面不改色,那双静寂的墨瞳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谢相这是作甚?”
她攥紧拳头,荒谬道:“我有家有室,你却入夜造访不走,难道不是在耍无赖?”
“有家有室?”
谢识琅嘴唇几张,眼神里的情绪说不准是淡漠还是嗤讽,但绝对不是她先前所见的伤心。
“你的丈夫不正坐在你面前?夫妻共处一室,天经地义。”
他一字一顿。
她紧皱眉头,“咱们早就和离了。”
“谢希暮。”
他朝她伸出手,“给我。”
“什么?”她退后两步,更加警惕。
“你给我的和离书,我并未签上名字,咱们的婚约关系并没有解除。”
他忽然起身,绕过桌案,一步步朝她走近,“你和梁鹤随的婚书在何处?若是正式成了婚,上头应该有官印。”
婚书、官印……
这些东西谢希暮自然是没有的。
“我凭什么给你?”
她冷笑了声:“难不成谢相还怀疑我和鹤随的婚事是假的?”
谢识琅眉梢微抬,学着她的模样牵起唇,只是眼底不是冷意,近乎于胸有成竹,“不是怀疑,是肯定。”
一颗巨石扑通一声猛地砸在了她心底静潭,顿时水花四溅,心神大乱。
“你疯了。”
她偏开眼,快步走向右手边的窗子,想将那扇被风吹得紧闭的窗子推开,叫晓真过来。
可男子的动作远比她迅猛得多,攥住她的手腕,便将人推到了书架上,身后顿时传来书册稀里哗啦的掉落声。
他右手牢牢覆在她的后脑勺,不让掉落的书籍砸在她头上。
“松手。”
谢希暮怒目圆睁,挣扎着去推搡他的禁锢,可对方却越逼越近,宽大结实的胸膛牢牢将她笼罩起来,浓郁的阴影覆盖在她眼前,危机感顿时汹涌大作。
“谢希暮,你把我当傻子吗?”
他居高临下,睨着她,“来你院子之前,我都查过了,你和梁鹤随根本就没有成婚。”
谢希暮哄了他这些时日,他也因为伤神故而没有多想,更忘了去调查。
这小丫头是吃准了他,所以才能如此行云流水、从容不迫地施骗。
“就算我们没有成婚,可也早就两情相悦,我们……”
谢希暮话还未说完,手腕子就传来钻心的疼痛,她顿时眼眶一热,瞪着对方,“我们不缺那一纸婚书。”
他眸底恍若盛了一江寒泉,胸口怫然,触及她眸底的红光,手上力气还是松了些,可手松了,其它就不由自主近了。
“唔!”
她张开嘴,正要说话,却被一道滚烫夹杂着松香的气息堵住,抓住她的手,迅速挪到她的腰后,不让人逃脱。
另一只手,覆在了她的后脑勺,不容她退后分毫。
这个吻来得突然,也粗鲁,刻意压制了许久的情感,在这一刻,爆发的猛烈,这个男人隐忍了这么多天的委屈,终于跟随着从胸口涌出来。
“……”
谢希暮根本承受不住他如此强势,腿跟着软了下来,若非他的手紧紧勾住,她恐怕早就跌坐了下去。
体内的气息被一点点抽空,她只感觉到天旋地转,眼前景象紧跟着模糊起来。
“……”
谢识琅知道这已经是她承受的极限了,退开少许,将下滑的女子揽着。
“既然两情相悦,这些时日为何都是和玄光宿在一起?为何同梁鹤随每日只是打照面?”
他字字句句都是戳穿。
“……”
谢希暮终于知道他用饭前分明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现如今为何扭转态度了。
原来是玄光。
“你心里还有我,所以这样大费周章的,让我伤心、难过,我的反应让你满意吗?”他哑声问。
“我心里没有你。”
“松开我!”
谢希暮心里气不过,竟然就这样被他戳穿了,抬脚踹在他小腿上,趁男子吃痛,她反应力从没这么快过,当下就钻过他的臂弯,想绕过桌案。
奈何她只顾着往前冲,却没顾及桌角,腰侧用力撞上了桌子棱角,疼得她眼泪花直冒。
“嘶——”
桌案也被撞得摇晃了几下,被翻过来的画卷顺势滑落。
谢识琅也顾不得被小姑娘踹到的地方,当下就握住人的腰肢,免得她因腰痛摔在地上,余光一道白光闪过。
“——”
画卷上山色宜人,少年郎朝着他的方向微抿唇角,笑得温柔。
眉眼,同谢识琅此刻略显怔忪的模样,完全重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