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人间守墓神 > 27 我们都是窃取儒教之力的小偷
 
.....这...来自原主的怨念么.....徐长乐看着那张与自己一般无二的面庞,瞬间便明白了什么。

那人不含感情的盯着徐长乐,阴森森道:“你抢走了我的身体,你夺走了我的家人,朋友,你说我是谁?”

徐长乐眨了眨那看似无辜的小眼睛,没有说话。

除了震撼于李居这个圣海的神奇之处。

还是他大概率清楚了,这就是所谓的问心境考验。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考验竟然能够从这个刁钻角度直击自己的内心....

其他人借助魂水肯定没这个功能,完全是因为自己身处圣海的缘故。

一念至此,徐长乐更是不由得赞叹:不愧是咱们穿越者创造的秘境,脑洞就是大。

“为什么不回答我,若不是你,我现在会活的很好,而你只是个外来人,你抢走了我的一切,你就是一个强盗,你不感觉到羞耻么?”

“羞耻....”

“那你还给我,把你现在的一切还给我,滚回你的世界。”

“那不还....”

“你....你凭什么?”

他开始声嘶力竭:“你只不过是个废物。”

废物...那你可过分了....闻言,徐长乐眉毛挑起一个细微弧度,随口笑道:

“别逗了。”

“若不是我这个废物,你现在早就不知在哪个地里当肥料了。”

“读了那么多年书,不知变通,浪费光阴,又自恃读书人身份,各事扭扭捏捏,让你再读一百年你也不可能问心成功。”

“你有朋友么?跟李知礼当作好友你以为你想做些什么?你表面羡慕他的身世才华,内心却充满着嫉妒,想要看见他一败涂地,甚至身败名裂,我看不出来?”

“什么人生?不都靠徐金慎和徐若曦给你撑着的么?你还自认为自己才是徐家长子,想要继承徐府爵位?”

“空有一身皮囊,比废物还废物,你特么连合法乱嫖都不敢,你有资格跟我谈什么人生?嗯?”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键盘王者,徐长乐一顿毒舌,直击对方灵魂深处。

原主苦读十数年未曾入品是真有道理的。

根据记忆中的一切记忆分析来看,原主除了一身皮囊,就是一个平平无才的家伙。

吝啬,自傲,庸俗,胆小,自卑,有着人性之上的一切阴暗缺点。

你....你.....那人脸色青红交加,像是被人毫不遮掩的戳中了羞耻的秘密,身躯颤抖。

“当然了,以上都是要diss你的借口。”

徐长乐突然笑眯眯道:“根本原因是你本来都这么逊了,我就更不可能还给你,老子凭本事穿越过来的,还什么还?”

刹那间。

那人的身体支离破碎。

黑暗也随之裂开缝隙,四周一块一块的黑面如漆般掉落下来,流露出光明投射而来的痕迹。

太简单了....徐长乐忍不住摇了摇头。

关乎问心境的考验他大概已经弄清楚了。

问心是需要求真。

儒教九品算是登门阶梯,那么踏入这条道路第一件事便是直视自己的内心。

若是一旦他在李氏和原主的环境之中陷入无意义的道德怜悯和纠结之中,一方面想要求生,另一方面又假惺惺怜悯他人,那么只会越陷越深,最后彻底沉沦失败。

正视自己,就是关键,此乃问心之道。

此时,四周的黑暗已经彻底消失,仿佛镜子般折射的无数种光线投了进来,却没有带着暖意,带着一丝丝的迷幻色彩。

徐长乐不知道该去往哪里,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步走错,再次踏入那无边的深海,于是只能保持谨慎之心开始四处打量。

忽地,徐长乐看见眼前的光线消失了,两条道路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前。

一左一右。

左侧那条道路的尽头,是魏都,斑驳而又宏伟的城墙静静的竖立在大地之上,代表着古代封建王朝的威严。

徐长乐的视线却不由自主放在了右边那条道路。

那里站着许多人。

家人,爱人,朋友,对手....徐长乐视线一一扫过他们的面庞,都是曾经自己无比熟悉的人。

他们在朝自己挥着手,笑容灿烂,脚下的大路煦煦生辉,仿佛像是一条时间长河。

看着这一幕,徐长乐浑身一震。

一个念头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之中产生。

或许...他还能有回去的机会?

或许....在这里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只要他选择这条路,那么一切都可以烟消云散,他能重新回到那个自己从小经历过的世界。

他的脚抬了起来。

却迟迟没有落下。

右脚上下晃动的弧度证实了他的纠结。

哎.....犹豫了数秒,徐长乐突然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转过身,朝着左侧那条道路走去,不再留恋,不再回头。

有些人,就是不愿面对现实,宁愿在自己虚构的世界里继续欺骗自己。

但问心求真,那么这个真字,或许也有不要自己欺骗自己的意思。

随着他走向那条唯一的道路,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轰然倒塌,幻境逐渐消逝。

.....

徐长乐再一次睁开眼睛,熟悉的海浪声传来。

他站在一座孤岛的岸边。

他的衣衫很是干燥。

心境也格外的柔和。

仿佛先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孤岛不远处插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问心之岛四个大字,字迹不算好看,线路歪曲别扭,却给人一种与名字格外相符的诡异之感。

“儒道一脉不同其余修行道路,人生大半时刻都在问心,而九品问心境便是要驱逐虚伪,还原本真。”

熟悉的嗓音响起。

徐长乐抬起头,便看见了李居那熟悉的身影,一身青衫,裙摆微扬,仿佛要随风而去。

他像是在给徐长乐科普,又似自言自语:

“儒道九个品关,从九到一,便是认识真我,面对真我,战胜真我的过程。”

“人性本就不完整,可若是无法在最开始便承认和面对自己的本性,那么就无法继续修行。”

“在学海之中,所经历的一切问心之举都远远比寻常儒生要来的深刻而又危险,而相应的,能获得的儒修之力也会更加强大。”

“所以能到达这里,便证明你对最基本的问心境有了认识,这便是能在问心境立足的第一步。”

徐长乐没有说话,知道自己的到来已经触及了他的flag,于是默默的听着。

忽地,心念一动。

徐长乐走到他的身前,好奇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果不其然,根本没反应。

话说我要是给他一拳....徐长乐产生了一个危险的想法。

李居流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圣人是不可亵渎的,下不为例。”

徐长乐顿时毛骨悚然,瞪大了眼睛。

青衫男子似乎是能够看穿他,说道:

“儒家一脉最究人心,也最了解人心,我只是残留下来的一缕无主意识,我所说的话早在数百年前便残留了下来,但也能应对大部分情况。”

哦...这样啊....呵呵....徐长乐流露出一丝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当今儒家一脉,九品问心境的修士都要靠时刻阅读圣人经典,来躲避问心境时刻出现的幻境,美名其曰静心,但其实....”

青衫男沉默片刻:

“这样是不对的。”

“问心境便是需要经受无休止的问心考验,进行克服。”

“若是你想要在修行境界上快速进展,便不需要压制,时刻以魂水的功效在日常生活中磨砺,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达成九品圆满。”

这是干货....儒道大圣速成攻略....必须记下来....徐长乐不明觉厉。

“九品问心大致也就只有如此了。”

李居沉默了会,接着道:“圣海之中除了我以儒教九品以九座大岛为标杆,还有无数座神秘之岛,不仅仅只是象征,你闲暇时可仔细挖掘,量力而行,会有惊喜。”

“最后...你登临修行路上的每一个大岛,都可以问我一个问题,现在就可。”

原来你不仅是残影...你还是个智能ai....徐长乐沉默了会,问出了一个与修行毫不相关的问题。

“像我这种窃取修行经验来得力的外来者,能算得上是正经读书人?”

李居沉默片刻,抬头望天,说道:

“真正的读书人,以通道和理来领悟天地之力,文运之气,至于我们....”

他轻声笑道:

“都是一群窃取儒教文运之力的小偷而已。”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