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人间守墓神 > 第十七章 讨价还价
 
朱雀街,中南集市。

这里是魏都之内规模和交易量最大的交易之地,身处外城,从南到北有一条宽阔的主干道,地面污水横流,杂乱无章,两侧延伸无数胡同,通向未知的阴暗处。

水至清则无鱼,这条街道上三教九流齐聚,鱼龙混杂,其中当然还暗中售卖些许大魏明面上禁止销售的所谓商品。

“各位公子小姐,快来瞧瞧这只小灵猴,有着一丝妖族搬山猿后裔,无论带回去解闷还是调教都是上上之选!”

“卖宝贝了,卖宝贝了,家传铠甲,专门适合出去游历的武夫防身,刀枪不入,用过的没一个人回来说差。 ”

“不知哪位棋艺高深的朋友愿意解解我这残局?十两银子一局,若解开老夫倒赔五十两。”

“过不下去了,有没有主人把我买了,我没别的优点.,就是力气大!白天晚上都肯干活。”

卖装备,卖宠物,卖人,卖智商税的小贩们大声嚷嚷,视线之中多将目光放在那些衣裳华贵的公子哥富家小姐身上。

人傻钱多的肥羊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哪怕能抠出点小缝隙,对于他们都是一笔不小的利润。

不过话又说回来,京都内的公子哥,哪个家里没几个宫内排得上名号的官帽子,一旦往死了坑,碰见脾气暴的回过神来,人头落地,那可不美。

所以这条街上,讲究一个点到为止。

来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有被宰的觉悟,而准备宰人的商贩,也要掂量掂量,除了干一棒子买卖跑路的,其余人恰恰还不敢多宰。

人间市井之气,大多莫过于此。

日上三竿,徐长乐换了身寻常样式的长袍,不好不坏,走在这魏都朱雀街内赫赫有名的街道上,眼神随意的撇向四周,神游万里。

“过分了,你这猴子还能有妖族血脉,我让老王倒立喝马尿。”

“废话,但凡用过你这破铠甲还被袭的,基本就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就这破棋可以白嫖五十两哎...算了,我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王朝贵族,不能做跟徐长乐身份性格相违的事情。”

徐长乐心中吐槽,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恰到好处的躲过了几个有意撞过来的中年汉子和俊俏妇人,在后者们一脸茫然见鬼的表情下,走进了街道旁一座名为万宝阁的小店铺。

店主是个蓄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贼眉鼠眼,小眼珠子晃动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精明和狡猾。

徐长乐站在柜台前,开门见山道:“出魂草,镇心水,现在有货?”

“镇心水没了,出魂草还有三株,一株一百两。”八字胡店主笑眯眯道。

“市场价好像没这么贵吧?”徐长乐淡淡道。

“最近缺货嘛,这两种卖的多,自然要涨价。”店主叹气,搓了搓手。

徐长乐微微皱眉,虽然真不差这点钱,但前世的经历和习惯,作为一个成熟的商人,真不愿意被割韭菜。

“便宜点呗。”

徐长乐特意让老板看清楚自己的样貌,微笑道:“给点面子,以后亏待不了你。”

“徐二公子,咱这也是小门买卖,不如您出去打听打听,看看哪里的价格比我这更划算?”八字胡老人一脸幽怨为难,但却明显透露出一种我吃定了你的感觉。

认得出我....徐长乐知道能在这鱼龙混杂的店舒舒服服开店铺的主,哪个都或多或少有些手段,最终只能摆出了杀手锏:“那啥....我是读书人....”

“徐公子说笑了,来这里买这两样东西的,谁不是读书人。”八字胡中年店笑眯眯道。

“......”

好像有点道理....徐长乐最终谈判失败,肉疼的将三百两银子拍在桌上,吩咐道:“将东西送去徐府,另外有镇心水的消息也派人去徐府通知我。”

“好嘞,徐公子有空多光临哈,有好东西第一时间通知您。”八字胡拿起银票,数了数,随后笑眯眯塞入自己怀中。

怒亏三百大洋....徐长乐走出了店铺,算的上职业心病发作,内心怅然若失。

刚刚走了不到几步,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孩子突然跑过来抱住他的小腿,怯生生道:“公子,您能给我点银子买吃的么?”

徐长乐低下头看了眼。

一双隐约可见清澈的透明眸子能勉强看出这是个小女孩,破破烂烂的粗布麻衣,双手和膝盖处都有些冻疮,淡薄的身子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角落处,两个汉子若有若无的看向这边。

徐长乐看了一眼,随后皱眉,一巴掌就挥在了女童脸上,将其扇飞在地,冷漠至极道。

“哪来的小畜生,敢脏了我的衣服。”

说完嫌弃的用衣袖拍了拍裤摆处的灰尘,临走时又随手从怀中丢出几颗碎银仍在地面。

“再敢追我我扒了你的皮!”

说完双手负后,扬长而去。

小女孩愣愣的看着地面上的碎银,眼神一亮,迅速捡了起来,一股脑跑回身后的小巷。

“三两银子,三两银子,那蠢货真是人傻钱多,不过似乎察觉了,看来不能再宰他了...”

一个浑身酒气的大汉一把抓过银两放入自己怀中,随后拍了拍女童脑袋,咧嘴笑道道:“傻丫头,今天总算干得不错,今晚给你加点肉吃。”

听见肉这个字,女童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期许和激动。

随后下意识看向那个年轻人离去的方向。

又摸了摸左脸。

好像....不怎么痛哎!

.....

外城,朱雀街隔壁的富贵街上,有一栋老迈宅子此刻被官府衙役团团包围住,禁止任何人出入。

原因很简单,这里出了命案,又是在京都外城,自然受到了重视。

此时,四个身形魁梧的官差站成一排,神情恭敬。

身前站着一个只到他们膝盖的小萝莉,粉雕玉琢,一身粉裙,只是此刻看向门内微微皱眉,流露出一种远超年龄的忧虑和沉思。

好事人,李卿雪。

一个跨刀衙内从门内快速走出,看向眼前的女童,眼神中没有任何不敬神色,轻声道:“大人....死者孙民贵宅子内已经搜查完毕,没有发现任何妖法或道术,看来是寻常的杀人案子。”

“死者大概是昨夜凌晨在书房被杀,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正妻刘氏,不少下人都看见她凌晨时进过书房,随后又气汹汹的走了出来。”

闻言,李卿雪那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和忧虑,轻轻挥手,“你们先下去,我要一个人想想。”

是....数位衙役抱拳,恭敬离开。

京都好事人,是无数境内衙内好手都梦寐以求想要进的最高组织。

“怎么会这样呢....”

四周无人,小萝莉下意识鼓起了嘴,仿佛遇见了难办的事情。

这时,吸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是在有人在....吃面?

小萝莉一脸见鬼转头,就看见徐长乐站在不远处的角落,手里端着一个手掌大的木碗,摆出一副一脸无辜等着看热闹的架势。

“你在干嘛....”李卿雪瞪大了眼睛。

“吃酸辣粉啊,哦,这应该叫辣粉。”徐长乐又扒拉了一口,他认出了眼前这个小萝莉。

李卿雪银牙微咬,随后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神色,狐疑道:“等等,记录中的徐长乐虽资质平平,但平日里最终规矩仪态,从未做过当街走路吃食这种不雅之举。”

徐长乐无辜眨了眨眼睛,一时想不出理由。

“哦....原来如此....”

竖着一根马尾辫的小萝莉嘴角微翘,流露出洞悉一切的表情,自问自答道:“好事人探案集中说过,越压抑的人一旦爆发之后性格反而会越加的反常,你是因为常年隐忍的性格却被我在那夜发现,所以你便干脆不再掩饰自己的心性,破罐子破摔,彻底释放出来。”

听完,徐长乐一脸震惊的点头,随后忍不住伸出一根大拇指。

牛逼。

原来我还能这样圆....

我特么怎么没想到!

“哼...”李卿雪一脸不过如此的样子,斜着眼道:“那你今日来这里干嘛?”

一个小屁孩在七八个两米有余的壮汉前面耀武扬威,还在大街上摆出一副我要拯救天下苍生的欠揍样子来,实在很难不吸引人啊....徐长乐轻声道:“从朱雀街路过,凑巧来看看,出什么事了?”

​“城内的一个富甲昨夜死了,就在这栋宅子里。”小萝莉说道。

“死人对你们好事人而言很正常,你怎么会流露出那种很麻烦的表情。”徐长乐接着吃瓜。

生命不息,吃瓜不止。

李卿雪淡淡道:“问题是我昨日刚巧查到,城外绑架你的屠夫在京都内唯一有过交际的,便是昨日死去的这个富商孙民贵。”

闻言,徐长乐脸色一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