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人间守墓神 > 第四章 国子监
 
娇俏少女胸脯起伏,俏脸冰寒,七分鄙夷三分恼怒的离开了大堂,看着这一幕,徐长乐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大姐...这纯粹是原主的记忆深入人心的缘故啊....

  鬼知道原主这厮为何对青楼花魁的价格如此熟悉啊?

  徐长乐只隐约记得记忆之中,原主那夜站在苏云河畔,望着花船上的莺莺燕燕,心情是极为复杂的。

  恰如一群太监看青楼,激动,羡慕,期盼,蠢蠢欲动,而又无助...看来确实是有贼心的。

  可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别人二十岁了,吃个饭喝点酒嫖个...不犯法吧?

  更何况他古代徐书生做的事,与我徐树人何干!

  愤愤不已,怒干三碗白粥,徐长乐理直气壮站起身,吩咐老王备好马车,准备前往国子监。

  国子监作为大魏王朝的最高教育监管机构,旗下分为国子学,太学,四门学,算学,等等各种学府。

  徐长乐如今便在国子学之内求学,以四书五经,儒家经典为重,算的上是学府之中最高等的一类。

  而之所以让徐长乐此刻颇为急切的原因,纯粹是记忆之中国子监有关于儒家修炼体系一说。

  这座世界,大魏王朝雄踞南方,却并不是唯一的统治者。

  四海之上,北域之地,皆有仙人府邸宗门,妖神鬼怪一说。

  武道,仙道,儒道,魔道,妖道,百花齐放。

  其余不说,徐长乐的记忆之中清楚知道大魏王朝的国子监之中便有着儒家正统修行体系。

  修行体系极为神秘,从寒窗苦读之后的入品一说,到九品攀升到一品之时各种修为境界提升,严谨而又艰难。

  三品之上,已然入半圣。

  言出法随,口含天理,虽千万人吾往矣,那才是属于大魏读书人的真风流。

  据说上百年前大魏国子监第一任国子祭酒,就是当世货真价实的儒道至圣,一品之上。

  很可惜....仅仅入品一关就是天下万千读书人的第一道天壑,就连徐长乐至今也未曾入品,学渣一枚。

  面对“修行”这种超乎常理而又带着强大吸引力的东西,作为现代也曾寒窗苦读了二十余年的“读书人”徐长乐是很乐意去探究和深挖的。

  毕竟世界这么大,仙侠妖魔太远,儒道还是离自己挺近的。

  国子监在京都城外,一路之上,徐长乐透露马车帘子看着四周那琳琅满目的铺子,和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群,啧啧咂舌。

  马路之宽,八家马车可并驾齐驱,此刻却是严严实实。

  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马车才在一处建筑前停下,徐长乐走了出来。

  放眼望去。

  一排排整齐划一的银杏树引入眼帘,国子监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挂在头顶排牌匾之上,淡淡清香扑面而来,下意识让人静心凝神,远处一座座屋檐横排并列,攒尖顶,层层叠叠,四望如一。

  国子监被划分为京都南侧,单独划出来的一片巨大空地,山水风景极佳。

  门前两排身着佩刀盔甲的官兵正在四处巡逻,空气之中充满着安静,肃穆,平和,与先前路过闹世形成了极大反差,

  好家伙...这氛围感觉比我老家的大学还要高大上不少啊....徐长乐穿越以来第一次心生震撼,扑面而来的庄严感确实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少爷,小姐先前说过,这几日或许宫内会有人专门来查探那夜您被绑至雾林的事情,记得早些回家。”老王提醒道。

  徐长乐颌首,好歹也是侯爵之子,更有皇室婚约在身,宫内肯定会有反应。

  没反应自己不是太没面子?

  吩咐老王先打道回府,徐长乐拿出了监生令牌通过了监房巡检,签字留名,继续向前。

  走过上百米过后登台小阶,迎面而来的便是国子监二门内一道大型琉璃牌坊,三间四柱七楼宫殿顶事建筑。

  正反两面则有那位第一任国子大祭酒的题字。

  正面:学海无涯。

  背面:达者为先。

  这两句话颇为讲究,学子入门时便入学海,自知无涯,学业结束离开时胸有诗赋,却也要记住达者为先,不可自得意满。

  琉璃牌坊左侧,有一座国子监精心雕刻的掌上金龟,纪念的乃是四兽之一玄武,仅仅只有手掌大小,但却是整个国子监纪念的重宝,相传可护国之文基,每逢科考学子们都会下意识用手触碰以占福气。

  徐长乐随手拍了拍玄武脑袋,嗯....一股清凉感渗入,感觉不错,神清气爽,于是继续前行。

  一路上,徐长乐想着这些,脑海中却不受控制浮现出一个场景。

  少年时期的徐长乐踏入这里的第一天,摸着玄武金龟,看着立于国子监最高处的率性堂,不知不觉便豪气顿生,咬槽牙握右手,心中暗暗发誓,振兴徐家荣光,非我义不容辞,抱着一日一品的心态,一股脑扎入了国子监的书海之中。

  苦读数年,一品未入…

  徐长乐不知道这是不是原主的残念在时刻提醒他身上该负的责任和义务,总之他现在只想说表达一句:“啊哈哈哈哈哈!”

  “小子...”身后,颇显严厉的嗓音传来。

  何方妖孽....徐长乐转过头,便看见一位国字脸,身穿黑色长袍,面目端庄威严的白须老人,双手负后,静静的审视着他。

  国子监六位助教之一,刘祝茅。

  “后生徐长乐见过刘助教。”徐长乐脸色微敛,赶紧恭恭敬敬行礼。

  记忆之中这位刘助教脾气不好,修为倒是颇强,曾经将一位刚刚入学就在课堂上兴风作浪的将军之子一袖子扇飞数十米,几个月下不来床。

  至于他对徐长乐,应该是一种经典老师带差生,带了好多年都带不出头的无奈和服气感。

  业绩这东西....对于国子监的先生助教也是实实在在的,而徐长乐几乎就是他手中的非卖品,砸都砸不出去。

  不过这位老人骂的多,对徐长乐却是不差的。

  “听闻你这数日未来求学,是家中出了变故,现在贼人可曾抓住?”刘祝茅问道,言语中带着关怀之意。

  那夜千牛卫在城内四处寻找,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徐长乐神色平静,弯腰作揖:“侥幸躲过一劫,家中大哥正在竭力搜捕贼子。”

  刘助教点头,平静道:“静心学习,平日里除了家中和学堂,不要去别的地方,不要想太多,也是对你的磨练。”

  家中....学堂.....徐长乐若有所思,心想这刘助教大成是猜得到些什么的,这是在刻意提醒自己,于是点头称是。

  “经历了生死一劫,你对文章和入品可曾有些许感悟?”刘助教突然问道。

  “.....”徐长乐。

  “就没有一点?”老人皱眉,额头川字顿出。

  徐长乐若有所思,轻声道:“这书....”

  刘助教眼神一亮。

  “很好看!”徐长乐说出了后面三字。

  “......”刘祝茅木然抬头看天,沉默了很久,冷冷道:“对了,这几日的课业你拉下不少,你今日就先去观书阁自行查漏,暂时就不用来堂中听课了。”说完甩袖大踏步走入正义堂。

  徐长乐愣在原地半响,脑中只有两个字。

  离谱!

  我还没进教室放书包,你就直接让我去罚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