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人间守墓神 > 第三章 你下贱
 
梦境之中,恍恍惚惚。

  徐长乐站在黑暗处,看见前世的父母,亲人,好友,他们的身影时近时远,他想朝着他们靠近,却始终无法触及。

  有一股无形力量阻拦着他。

  坚持了许久,一股极为心酸的感觉在徐长乐的心头涌现,他有一种感觉,仿佛再也见不到了。

  此次一别,便是永恒。

  俗话有云,世界上最痛苦得事情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徐长乐跪在地上,悲从中来,含泪道:“爸,妈,儿子不孝,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了,我银行卡里有一千多万,您跟妈....”

  话音未落,眼前那两个模糊得人影便缓缓转身,离他越来越远。

  喂....好歹给我留点啊....万一你们儿子一不小心又亡者归来了呢......徐长乐站起身,有些不舍得朝着他们追去。

  俗语还有云,世界上更痛苦的事情是人活了,钱却没了。

  正想着嘱咐一下,忽地,徐长乐一步落空,整个人仿佛掉入了一个无底洞,猛然下坠,意识陷入到一个湖面。

  “二弟....”

  “二弟......”

  湖面之上,隐约有担忧而焦急的嗓音传来。

  徐长乐用力的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浓眉大眼的正派脸蛋,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大哥....”

  徐金慎激动无比,一把将徐长乐抱入怀中,双手猛然拍着徐长乐的后背,大喊道:“兄弟,你还好没死。”

  呕....死了...死了....徐长乐被一掌拍的差点背过气去,控制不住翻了个白眼。

  “大人不可....徐公子此时正是身体虚弱之际,身子骨不能折腾,应该静养才对。”床榻右侧,一名花白胡须,面色古朴清庸的太医连忙阻拦下徐金慎的动作,后者挠头露出一个憨厚笑容,双手重重抱拳:“刘太医,你救活了我二弟,我徐家一定不会亏待于你。”

  “小事,小事,这也是陛下的旨意。”刘太医笑着摇头。

  一番寒暄,刘金慎转过头,嘱咐道:“二弟你好生休息,别乱跑,我随刘太医先出去抓药。”

  两人离开了这间厢房,空气间恢复了安静。

  徐长乐怔怔的看着四周那些带着古色生香的摆设家具,想起了昨夜的事情,记忆渐渐重合。

  真的穿越了...

  这意味着我的房子,我的事业,我的应尽义务和责任,以及我的女友...们...一切都将随风而逝。

  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古代贵族侯爵的身份,一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一个夏季乘凉时旁靠瀑布的的私人府邸,还有几个花容月貌的丫鬟....

  想到这些,徐长乐痛苦又无奈的缩回了床榻内,被子遮住全身,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GIGIGI....”

  “库库库库....”

  “芜湖!!”

  笑声魔幻,波澜起伏。

  门外,徐若曦站在小院,那精致如画的眉毛缓缓皱了起来,问道:“这家伙是在做什么?”

  “正常,他后脑勺受了重创。”徐金慎犹豫着道:“刘太医说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二弟也许会有超乎常理的古怪动作,但是不打紧。”

  “会影响脑子么?”徐若曦清冷的眸子看向徐金慎,脸色有了变化。

  “这....”徐金慎大大咧咧道:“放心吧,就算有问题,大哥也会照顾他一辈子的!不就是个智障么。”

  .....

  第二日,清晨。

  徐长乐从美梦中醒来,换上一身墨绿长袍,乐呵呵的在腰间配了块玉佩,站在古镜前打量了一下自己。

  标准贵公子的身材脸蛋,长发披肩,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中透露出一丝对新生活美好的向往和期待,配上一身华贵长袍,卖相极佳。

  不过眼前这块斜靠在墙壁之上的古镜引起了徐长乐的注意,因为这块长镜除了边框粗糙一些,跟他认知中的还真没有多大差别。

  在记忆里,在大魏这种封建王朝镜子算是不祥之物,只是由于上百年内京都国子监第一位国子祭酒某种大力推广,才成了如今家家户户的必备之物。

  印象之中,那位大祭酒似乎还推过不少东西。

  多看了几眼。徐长乐缓缓推开门,夕阳落到了身上,不自觉眯起了眼睛。

  “少爷,该去大堂吃晚饭了。”一位老仆等候多时,名为老王。

  老王在徐长乐出生时就已经徐府的下人,兢兢业业那么多年,对徐府三兄妹来说宛如亲人。

  “好。“徐长乐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大步走向大堂。

  刚刚踏足门槛,就只看见一名肌肤雪白的清冷少女正安静的坐在桌前喝粥,桌木为紫檀,上面雕刻有青鸟山河图案。

  “精神好些了?”少女看了徐长乐一眼,言语中罕见带了些关怀,这让徐长乐内心颇为惊讶。

  记忆之中,自清明侯死后,三兄妹在这侯府相依为命,徐长乐跟徐若曦是向来关系不怎么对眼的。

  起因是徐长乐作为国子监监生,少年时颇为自命不凡,以至于妹妹徐若曦被青云书院的先生看中时,坐在一旁拿着古书不阴不阳来了句:“女子读书,如对牛弹琴,臭不可闻。”

  轻描淡写一句话,友谊的小船当场翻车,拉都拉不回来的那种,从此兄妹二人势如水火,直到现在。

  哥哥欺负妹妹的基因果然是与生俱来的啊....徐长乐想起了前世,莫名感慨。

  “嗯....好些了,多谢小妹关心。”徐长乐回道,顺手坐在桌上端起了属于他的热粥。

  听见这话,少女愣了愣,似乎认为自己听错了。

  “大哥呢?”徐长乐低头询问道。

  “今夜由他在千牛卫内当班,不会回来。”

  徐长乐哦了一声。

  千牛卫是当今魏帝亲兵统领的一个组织,分为左千牛卫和右千牛卫,在京都内地位极高。

  但凡能进入千牛卫之中的男子,都是京都之中的权贵子弟,并且身世样貌必须清白拔尖。

  只是近些年随着都城内名为暗部的组织崛起,成为了皇帝的新宠,千牛卫的地位江河日下,平日里尽做些安保和仪仗队的任务。

  而大哥徐金慎,就是左千牛卫中的一员。

  徐若曦欲言又止:“你没事吧?”

  “挺好的啊。”他倒是看这妹子挺顺眼,白嫖一个漂亮妹子,谁不喜欢。

  “妹子,以前是哥对不住你,放心。以后你好安心读书,我会赚钱养你的!”徐长乐大口喝完一碗粥。

  徐若曦眼神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情绪,问道;“你喝药了么?”

  “啥药?”

  “还是要喝药啊。”徐若曦宛如在看待一个智障。

  “好。”徐长乐一笑置之。

  “那晚的事...稍后等你再好些了,会有人亲自来向你录口供。”

  ”哦。”

  “你昏迷时身旁还有个少女,现在被千牛卫带走了,暂时被放在别处押着。”

  “嗯。”

  “花灯节那夜你又没事,为何去流喜街,那里离家中路程尚远。”少女美眸飘来,清冷中带着些许考究。

  徐长乐一个咯噔,心想要背锅,支支吾吾道:“随便逛逛,逛着逛着就...迷路.....了?”

  徐若曦嗯了一声,低头喝粥,轻描淡写道:“我记得流喜街河畔有不少花船楼坊,很热闹。”

  徐长乐摇头果断:“不认识,粗鄙无趣之所。”

  “青楼坊内的头牌姑娘还要五十两啊。”

  “不止,保底五百,包夜八....”许长乐后知后觉捂住嘴巴。

  “下贱!”

  漂亮妹子俏脸微寒,拍桌而起,愤愤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