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张三传 > 第十一章 飘香阁里遇飘香 生死一线见佳人
 
二人骑马走到城门前,被两名官兵喝止下马入城,二人这才下马牵着马走进城中,二人还未从刚才城外景象的震惊中醒来,进城后又被城内的繁华景象迷花了双眼。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各色店铺,以及店铺门前流动的各色商贩,熙熙攘攘的人群,耳边不断传来各种叫卖声。王二则被路上熙熙攘攘的妙龄女子们吸引的目不转睛,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地上,嘴里喃喃道,“好多美女啊,这是人间天堂吗?”青州城,青州大地的首府,青州最大城。华夏帝国共有九州,各州首府中论人口数量,繁华程度,城市规模青州城都能排进前五。当然这座城也是青州大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汇聚着各色人物,各色产业,青州大地的一流帮派也都在青州城中设立府宅,有的干脆把总舵设置在青州城。文渊阁的总舵便在青州城中,其阁主文曲君便是一位一品巅峰的高手,副阁主文曲子是一位一品中期的高手,阁内五位阁老三位二品高手,两位三品高手。门下弟子有二十位四品高手,五十位五品高手。低于则五品的入不了阁,只能作为文渊阁的门人,门下门人多达一千人,在最新的战力龙虎榜上,排名青州第三位。第一位当然是青州大地上的仙山崂山上的太清宫,据说拥有传奇高手。第二位是泰山儒家,拥有一位绝世高手。第四位的是青州顾剑堂总舵也设在了青州城,拥有一位一品巅峰的高手顾维雍和一位一品初期的高手顾维逯,门下门人也有一千多人。平时顾剑堂与文渊阁还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可自从沂水深山的一战后两家便变得水火不容。门下弟子经常在街边因为一件小事打起来。不过双方都有一品境高手压阵而且又有青州府王府中间调停,事态都不会发展太大。

话说张三二人被青州城的花花世界迷住的时候,肥猫也已经骑着一匹快马追到了青州城。张三和王二来到一家酒楼,但见酒店建的巍峨气派,比琅琊郡郡守府还气派。酒楼的四层屋顶的房檐下挂有一大匾额,上书米记飘香阁五个鎏金大字。酒楼里客来客往异常热闹,张三和王二走进酒楼,但见座无虚席,这时一个店伙计迎过来,“二位客官楼上有雅座,请随我来。”二人便跟随伙计来到二楼,二楼只有窗边有个空桌,二人便被引到空桌坐下,伙计问道,“二位客官本店招牌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以及米记醉生梦死,其他小菜小酒我们店也应有尽有,不知二位来点啥。”张三和王二一头雾水,这都说的啥呀?张三酒楼茶楼这些地方去的少,求助的看了一眼王二。王二自觉见的世面多,不能在兄弟面前跌份,于是装腔作势的说,“嗯,就来个久旱逢甘霖吧,啊,再来两坛上好的密州春。”伙计哟呵一嗓子,便下楼去了。没多会伙计便端着一盘菜上来了,“久旱逢甘霖,二位客官请慢用。”二人路上奔波了一天饿的要命,一阵狼吞虎咽过后,都被辣的惨叫连连,惹得周围的客人一阵哄笑。

这时一位面貌清秀,皮肤白皙的如凝脂玉一般的少年富家公子来到他们面前,礼貌的一拱手,“在下是这家酒楼的少掌柜,想来两位是第一次光临本店吧?”张三愣愣的点点头,这王二则是两眼死死的看着这位公子哥,像是痴了一般自言自语道,“世间竟有如此美貌的人,可惜呀,可惜是个男的。”丝毫没有注意富家公子哥说的话。公子哥听了王二的话倒也不在意,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张三这才又仔细看了一眼跟前的这位公子哥,当真是貌若天仙,一双丹凤眸子明亮深邃,肤若凝脂似闪着荧光一般,挺翘的葱白般的鼻子下是一张樱桃小嘴,唇红而齿白,若是一女子定然是美的倾国倾城。张三回过神来,为避免尴尬,赶紧圆场说道,“公子勿怪,我这位哥哥天生痴傻。”

王二这才反应过来自知有些失态,脚下则狠狠踢了张三一脚。公子哥莞尔一笑,看的张三也有些痴了,心里默念到,“奶奶的,怎么会是个男的啊?”公子哥用手指了指这道菜,介绍道,“我给二位介绍下这道久旱逢甘霖,这久旱逢甘霖用的乃是鸭血,牛肚,腊肉,以及一些其他的配菜,加上产自南蛮的朝天椒,让人品尝后会口渴难耐是为久旱,而客官可以再品一勺盘子外延的汤,这汤汁乃是用蜂蜜水熬制成的,入口甘甜可解辣解渴,是为甘霖。”二人这才像顿悟一般连连称奇,赶紧喝了一大勺汤,确实瞬间便感觉没那么辣了。

张三拱手道,“多谢公子,可否愿同我兄弟二人共饮几杯?”富家公子哥连连推让,“在下不胜酒力,不敢扰二位雅兴,二位请便。”说完鞠了一躬便退下了。

话说肥猫进城后,一阵郁闷,这城里来来往往如此多的人如何能找到那两个小贼啊。正在犯愁时路过一家酒楼,老远闻到饭菜的香味,抬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到了飘香阁了啊。心想追这两个小子追的肚子都饿了,他正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二楼窗边吃饭的两人。心中一喜,“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于是肥猫迈进酒楼示意了迎过来的伙计不要出声,自己悄悄的爬上二楼。在二楼狼吞虎咽的二人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临近,“二哥,你到底怎么惹上了肥猫那种难缠的捕快啊?”张三边吃边问道。王二往自己的嘴里塞进一块腊肉后,神秘兮兮的低声说道,“我把昌潍郡守的小老婆睡了,昌潍郡守小老婆正是这肥猫的亲妹妹,昌潍郡守已经悬榜要我人头,牵羊帮为了撇开关系,特意将我逐出师门,为此牵羊帮我是待不下去了,这肥猫也拼了命的要宰了我。”

从这王二的表情上张三不但没看到一丝的害怕,反而有点自豪的感觉。正在张三想要问清细节的时候,突然感到左手边一阵杀气袭来,转头看时见是一肥硕手掌朝自己面门袭来,已经来不及躲闪,堪堪抬起左臂格挡,只觉胸口一股血潮涌动,张三便被震飞下楼。从楼下刚爬起来,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左臂已经疼得没了知觉。

这时一辆马车驶过,张三一闪身跃入马车中,在前面赶车的老者瞬间甩出一马鞭,马鞭缠住张三脚踝让他一半身体摔进车厢里,张三反应也快,“赶紧向车中人哀求道,贵人救我一命,仇人追杀可否暂蔽车中?”车中传出一声,“黄伯,放他进来吧。”声音温婉动听,张三已来不及去回味,感觉脚踝马鞭松开了,便连忙躲进车厢中,大气都不敢喘。王二在见到肥猫击中张三后,连忙往扶梯跑去,哪还来得及,被肥猫一腿踢在后背上,王二借势滚落到一楼,肥猫立马追过去,王二连滚带爬的冲向了街道上,肥猫紧追其后,王二也来不及擦去嘴角的鲜血,便直往城中跑去,忽见一高墙大院,他身负重伤已没力气越过高墙,突然发现墙下有一狗洞,王二没敢多想便从狗洞爬进大院,追来的肥猫见这狗洞太狭小自己根本不可能钻过去,便纵身一跃想要跃进大院内,可身体还停在半空就被凌空飞来的一把折扇给打了出去,肥猫格挡住折扇,却被折扇的劲力撞出院里,肥猫落在院外,捡起地上的折扇一看,文渊阁。肥猫心想这小子竟敢擅闯文渊阁看来不用我动手有人就可替我杀了他了。于是他高喊一声,“官府办案,刚才多有冒犯,万望恕罪。”边喊边返回飘香楼,却发现地上的张三已不知去向。

不远处的前方一辆挂有米记幡旗的马车正往城外走去,肥猫追上去拦住马车,亮出令牌,朗声道,“青州府一等捕快王朗,还请米家这位老板稍停片刻,待我搜查是否躲入朝廷要犯后才得离开。”这时赶车的老者缓缓抬起头,眼睛盯着肥猫,暗运内力,顿时老者气势暴涨。肥猫吃了一惊,缓缓后退几步,“二品强者?敢问车厢中是米家何人?”肥猫边退边警惕的问道。老者沉声道,“是你惹不起的人,我们没有你要找的人,识相的还是另寻它处为好。”肥猫见形式不利于自己,也不再做无谓的抗争,抱拳道,“多有得罪,后会有期!”说完一闪身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躲在车厢中的张三紧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刚才如此紧张压抑的气氛,自己差点忍不住要从车厢里出来拼命,还好这肥猫被赶车老人吓退了。张三赶紧转身向车厢中身后的那位贵人叩拜,“贵人的大恩,张三无以为报,请受张三一拜,张三日后甘愿做牛做马报答恩人救命之恩。”车厢中的贵人伸手拉起跪倒的张三,柔声道,“张三少侠不必客气,你我也算有缘,举手之劳,不必挂怀。”

张三抬头看向车厢中的贵人,这一看不禁哑然失神,“你,你不是酒楼的少掌柜吗?怎么是个姑娘?”张三被眼前的女子容貌吸引住了,眼睛不自觉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女子直看,直到女子面漏娇羞低下头,“少侠,小女子出门在外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女扮男装。”张三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道歉道,“请恕在下无意冒犯,只是姑娘女装打扮太是好看。”说完也面漏羞赧的低下头,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少女,脸上也泛起红晕,更显抚媚动人,“少侠过誉了,一会送少侠出城后,小女子可能就不能继续送少侠了,家父安排了一些事要办,还望少侠珍重!”张三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时竟不知与少女聊什么。少女也沉默了下来,一路无话,就这样在尴尬的氛围下一直出了城。

出城后张三与老人和少女简单道别后,便继续往秦岭山脉走去,自己自知不是肥猫对手,只身去救王二如同送死,自己身背血仇现在还不能死,心里只能默默祈祷王二吉人自有天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