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月牙湾书屋 > 拯救偏执反派boss[快穿] > 第200章 老实猎户变疯批
 
羌谷关的白天酷热无比, 一到夜里反倒寒冷起来,整个守备府除了值夜不得不在外的兵士其他人早早就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里。

西厢房挑着一豆灯火,赵阿今盘膝坐在榻上, 额角冷汗岑岑划过了因削瘦而显得格外凌厉的鬓角, 突然在外打盹的赵松树冲了进来,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尴尬极了。

“将、将军——”

“支支吾吾干什么,”赵阿今强忍着不适,皱眉呵斥了一句,“说。”

赵松树指着门外:“她, 她又犯病了”

这这个她指的必然是时清薏, 可又犯病是什么意思?赵阿今每头皱得更紧,还没来得及问话, 一个小巧的身影已经从门缝里唰的钻了进来, 像一阵风一样扑进了她怀里。

呜咽着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如乳燕投林般扑过来,她臂上还带着伤,小姑娘蹭的她疼的脸色煞白, 竟一时愣的忘了推开她。

“呜,阿今他们欺负我!”

众人看着那小没良心的爪子直接按在将军的伤口上, 看着都替将军疼,赵林时清薏前后脚跑过来, 刚进门就听见这句指控,一下子吓得脸色都变了, 连滚带爬地追过来哀嚎:“将军!我没有啊!”

赵林都快被吓哭了, 一个村里出来的,他们是最清楚将军多疼她的小媳妇儿都,他们要真敢对人动手动脚, 那还不直接被打死吗?

赵阿今一瞬恍惚,一时之间像是没有回过神来,这样的语气

像极了她们那时候在赵家村的时候,她也是这样。

她的小姑娘踏着这清冷的月色来到她身边,跑得太急脸都红了,没有来得及穿鞋,莹润的脚踝被冻得隐隐发红,赵阿今下意识想把她的阿慕抱上榻来,怕她冻着。

刻入骨髓的习惯如此让人深恶痛绝,她的手刚伸出去就愣住了。

肩胛伤口未洗净的血水时刻都在提醒着她,她们已经不在赵家村那棵老松树下了。

赵阿今近乎无望的闭了闭眼,完好的那只手快如闪电扼住了怀里的人纤细的脖颈,屡遭背叛的人一双眼阴沉如漆黑的天幕,不见一丝软和之意。

“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这些花言巧语吗?”

你不过就是仗着我好骗好欺负罢了,可我又当真是那样傻,要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骗下去吗?

赵阿今的手曾在沙场上取过敌将首级也曾在深山和熊瞎子搏斗,此刻捏碎一个养尊处优手无缚鸡姓的女子该是何等轻易的事情。

五指越收越紧,只需要再多一点力气就能让她彻底失去气息。

被扼住脖颈的女子一开始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不大一会儿眼眶里就蓄满了泪水,一双桃花眼泪意盈盈,任谁看了都要心软三分。

哪怕是赵阿今这种屡次在她身上翻跟头的人也受不住她哭,眉头忍不住越皱越紧,而后就看见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的人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

赵阿今眼眸一凝,刹那间几乎是整个人都呆住了,一个近乎恐怖的猜测在她心底成形。

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难道阿慕跟那个齐小姐已经——

赵阿今瞳孔紧缩,旁边的军医尴尬的道:“将军,松手吧 。”

这架势,再不松眼看着就要一尸两命了。

赵阿今蓦地闭上眼,手骤然松开,人一下子就被甩到了一边。

摔下去的人一只手捂住凸显出青紫痕迹的脖颈,一只手捂住了肚子,还没开口了,眼泪先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呜,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了是不是?”

她哭得可怜极了,小肩膀一耸一耸的,一件单薄的月白色锦衣只能堪堪蔽体的程度,眼眶也哭得红通通的。

话一说出来整个房间诡异安静下来,那几个傻子嘴都张的能吞下鸡蛋了,视线在赵阿今和时清薏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过。

好家伙,这是什么惊天八卦?四皇女揣着将军的孩子去娶齐家小姐,怪不得将军气成这个样子,这换谁谁不气啊?

赵阿今瞳孔骤缩,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突然冒出个弱弱的声音:“那、那我是不是要有小侄子了?”

赵松树这话一出来整个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都跑偏了,半晌,赵林连忙拿手肘捅了赵松树的腰一下,骂道:“瞎说什么呢?”

然后诡异地停顿了一下,不太好意思的拿拳头抵在嘴边咳嗽了一声:“那什么,我是不是也要当大伯的人了?”

众人:“”

突然爆发出了诡异的欢喜。

他们搁这满脸憧憬的时候,傻子已经哭完了,非常坚强的揉了揉眼睛,瞅着赵阿今一副看渣女的模样还在抽抽噎噎的。

“我,我知道你现在当将军就不要我了,”小傻子站了起来,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肚子,一摸到肚子眼睛红得更厉害了,眼泪也不争气的往下掉,“你也不要孩子了,我、我要去找找二婶婶告状去!”

二婶婶是赵阿今二叔的媳妇儿,赵家村里最和善的长辈,当时她们俩张罗婚事,赵阿今父母双亡,傻子无父无母,都是二婶婶给她们一手操持的。

说完就要跳下床跑,这可把赵松树他们吓坏了,连忙站成一堵人墙挡住去路,四皇女这会儿肚子里揣着他们将军的崽崽呢,这可不能到处乱跑。

“你还想去哪儿?”突然从后面伸过来一只手按住时清薏的后颈衣裳 ,一把就把她拎上了床,只是那声音难免有些咬牙切齿。

——

夜凉如水,赵林和赵松树蹲在窗外抱着手臂发呆,颇有点儿找不着头脑,赵松树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你说将军和四皇女什么时候有了孩子啊?”

“这我哪儿知道呀,我又没跟着将军半夜潜进四皇女府,”赵林把嘴里的沙枣吐出来,“不过换我是将军我肯定也急啊,哪有怀着我的崽跟其他人成婚的,让我的娃叫人家娘,这能成吗?”

“四皇女是不是准备去母留子啊?”赵松树费解的挠挠头,“话说,我也没看见四皇女服孕子方啊。”

俩人搁外头小声八卦,冷不丁门突然就被推开了,两人连忙后撤差一点撞着鼻子。

军医走出来按了按眉心,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无语:“你们俩去城里买孕子方的药去,按最好的成色抓药 。”

子母树的果子孕果入药服用一年可改善体质孕育子嗣,只是这药性太烈于身体损耗不小,所以开方用药都极为慎重。

两人脸色稍变,对视一眼,却都聪明的没有开口,飞快地离开了守备府。

将军性子执拗,决定的事断没有回头的可能。

清冷的月色漫过了颓靡的紫藤花架浸湿了窗棂,赵阿今半只胳膊还包着厚厚的白纱,月色映照着她的眼有几分凛然森然。

榻上暖和的地方已经被人牢牢占据了,时清薏抱着整张被子背对着她,只留给她一个负气的倔强背影。

哪怕只是背影,也能看出来是还在生气。

赵阿今往前两步刚准备上榻那人刷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睛睁的极大,在夜色下还带着水光,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我让你上床了吗?你都不要我了还想上床!”

赵阿今:“”

她的眼深似寒潭戾气横生站在榻边换成其他任何人都要吓得肝胆俱颤,到了面前这个人这儿却半点不带怕的,甚至带了几分委屈,抹了一把眼睛:“你不认错你还凶我!今晚、今晚不许上床!”

“你不要得寸进尺。”

赵阿今冷笑了一下,声音低沉的厉害,抓了时清薏的手腕想把她一把扔进牢房里,又怕她在牢房里嚎啕大哭说自己乱终弃,一时之间竟当真无法可寻,气的满心凶戾无处发泄,半响,闭了闭眼,松手把人摔在了榻上。

摔在榻上的那一刻她第一反应竟然是抱住了自己的肚子。

这人怎么能这么没脸没皮呢?

赵阿今声音低沉满含威胁。

“阿慕,你要明白,有些事一次奏效不代表一辈子奏效,如今,我已不吃你这一套了。”

她半张脸上铺着冰冷的月色,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神色晦暗不清,让人看不透也摸不准。

时清薏呆呆的看着她,半晌,在床榻一角蜷缩起来抱紧了自己,如瀑的青丝披在单薄的脊背上轻轻颤动着,看起来像是又哭了。

哭得好不可怜,一边哭一边低声控诉这个负心人。

“当初、当初成婚时,你还说一辈子对我好,一辈子疼我的”

“你这个大骗子——”

赵阿今闭上眼躺下准备彻底无视床脚的戏精,却又留了一个心眼,在枕下藏了一把匕首。

她装傻必有所图,放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动向自己也能知道的清楚。

四皇女前面几年花言巧语哄的她信了,说不定这也不过是另一种骗局罢了。

也许是太虚弱了,时清薏哭声也小小的,像迷路无助的小动物在小声啜泣,赵阿今本来已经决意不再管她的,看她能哭到什么时候去,可心里无端还是烦躁起来。

这些年里,她只惹哭过阿慕一次,她哄着她护着她任何的伤都未曾让她受过,又如何哭得这样可怜过?

直等的她真把嗓子都给哭哑了,边关的夜无疑是冰冷的,她只是穿了件单衣蜷缩在那,就是没傻也要冻傻了。

夜半时分,赵阿今终于没忍下去,皱着眉头忽的松开,单手扬起被子罩在了时清薏身上:“再哭得我睡不着,我割了你的舌头。”

她这话本身是阴狠的语气,声音也阴冷,再加上她征战沙场阎罗王的名声本该极为骇人,可搁时清薏身上莫名就有几分虚张声势。

被晾了半夜突然感受到暖意的人鼻腔一酸委屈极了,推了一把暖和的怀抱没推开:“大骗子,骗我给你生宝宝!”

赵阿今:“”

她真的忍无可忍了,声音冷冷:“你根本就没有怀。”

军医来回把了三次脉,莫说孩子了,她就是头都没磕一下,如果不是被吓疯了大概就是又在骗她。

完好的那只手却紧紧箍住时清薏纤细的腰肢,温暖的掌心也覆盖在她平坦的腹部。

低沉的声音萦绕在时清薏耳边:“不过,我不介意让你真的怀一个。”

单薄的寝衣被轻轻一撩就开,露出莹润微红的肩头,赵阿今眼眸渐深,已经做好准备翻身而起从枕下拿出刀来就啪地一下被打开了爪子。

某人抽了一下鼻子,凶巴巴的:“你今晚,不能上床!”

作者有话要说:  赵阿今:?你还没完了是吧?

有点犹豫古代能不能说宝宝,挠头

推一下我亲基友的文!!!

《我在封建社会当社畜[穿书]》by水果味棒冰猫

文案如下:

赵景明自认为自己除了穿越了,别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世界虽然看起来是封建社会,但充斥着修炼和妖魔,当然了,皇权依旧是最高高在上的。

论出身,他不过是一个小地方的平民,没有修炼天赋,父母闯祸跑路,家里还带着几个小拖油瓶,论长相,他也算不上碾压众人,在性格上,更是温和,人生理想就是考上好学校,好好修炼,将来回家乡端上铁饭碗,然后存钱买房娶个媳妇。

可就是这样的他,竟然让高高在上的官家子弟一看到他就害怕的瑟瑟发抖!

……

受视角:

李玉重生一回才知道,自己是一本书里的炮灰受。

这一世,他有貌有财,家世出众,备受宠爱,何必再跟着主角死磕,受尽屈辱,还连累家人,大可继续他原本的嚣张日子。

但没想到,重生来第一天,就和人群中的一个人对上了视线。

李玉当即就吓的脸色发白。

他心里清楚,这人看起来平平无奇,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不属于主角团体,和人相处温和有礼,但实际上是个变态杀人狂,关键是随心情杀人,很多时候,根本人家就不知道怎么惹上他的,从来没有人能逃得过这个人的暗杀。

而现在,这个人冲他露出了笑容。

李玉感觉要吓尿了。

社畜攻x怂包受

感谢在2021-10-14 21:23:24~2021-10-15 21:1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醉后不知天在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召唤师、顾归、十六、啵·o/、唯爱一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你de 20瓶;微风堂堂威震天 10瓶;桑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